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五章 心有千结

时间:2018-02-04 看到叶天龙的身边没有别人,绾贞慢慢走到他的身边,先是强笑了一下。
  「什么地方不舒服吗?好像你的脸色不大好啊!」
  叶天龙关心地问道,同时站起来将绾贞拉到身边的椅子上坐下。他心中明白绾贞一定是知道了现在安阳前线的天河新军主帅是伊思和阳建。
  「公子,听说……听说……」绾贞望着叶天龙,犹犹豫豫地说道:「围攻安阳的是……」
  虽然绾贞的声音非常轻,而且是没有说完,但叶天龙已经明白她的意思。他微微一笑,宽言道:「放心吧,他们都没有事!」
  绾贞的脸上微微一红,有些侷促不安地望了叶天龙一眼,然后吞吞吐吐地说道:「我不是……不是……那个意思……」
  「放心吧!」叶天龙轻轻地拍了拍绾贞的小手,含笑道:「不管怎么说,我都捨不得让我的好贞儿你伤心的。」
  绾贞大为感动,满目感激地望着叶天龙,突然凑过红艳艳的小嘴,在叶天龙的脸颊上轻轻一吻,然后脸红红的缩回去,就连原本被叶天龙拿在手中的小手也收了回去。
  叶天龙哈哈一笑,他知道素来对这些事情感到非常害羞的绾贞能够在卧室以外主动做出这样的亲暱举动,已经是非常难能可贵了。
  看到叶天龙的笑容,绾贞的脸更加红了,不过她还是鼓足勇气说道:「公子,谢谢您!」
  说到这里,她的柳眉微微一颦,低低地说道:「请公子还是以大事为重,毕竟现在是对敌的立场,如果是为了绾贞的缘故,让公子您过于为难,甚至坏了您的计划,那绾贞就是罪人了。」
  叶天龙微微一愣,他实在没有想到绾贞会这样说,和前面她的言行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不过,反过来一想,他不禁为绾贞的言行而感动。
  一边养育自己多年的养父以及亲哥哥,一边则是自己终身依靠的丈夫,绾贞心中的苦楚自然是难以言状的。虽然当初在艾司尼亚,绾贞对阳建和伊思说出了日后两不相欠,再见即为敌人的话,但血浓于水,亲情是无法抹煞的,多年来的养育之恩更不是说忘就忘记的。
  对于绾贞来说,自己嫁给叶天龙是带有交易的色彩,可以说是在这个男人的胁迫下成为他的女人,但她却慢慢感受到这个男人对自己的爱意,特别是那一次捨命的救了自己,更是让她感到叶天龙虽然是个喜欢女色的男人,但却也是对身边女人十分爱惜的。
  好色花心和专情深爱会在一个男人身上巧妙地合二为一,这让绾贞感到迷惑,同时也感到十分幸运。和叶天龙在一起的时候,绾贞可以感受叶天龙对自己的迷恋和爱意,这在当时的社会上,特别是上流的阶层中是非常少见的。可以说,现在除了叶天龙不是普通人,身边有不少的女人外,绾贞以前所想要的都得到了。
  绾贞是个十分聪明的女人,知道自己的相貌平凡,在这个以貌取人的社会上是没有优势的,所以她当初的梦想就是找一个平凡朴实的男人,一个可以爱她疼她的男人,两个人过平凡的日子,闲暇时研究食谱。
  而现在成为叶天龙的妻子后,她得到了比她当初想要的更多,叶天龙知道她喜欢研究食谱,所以通过各种渠道为她弄来了大量的食谱,提供给她最好的条件可以去做她想做的事情。而她和叶天龙身边其他妻子的相处也十分融洽,说到这一点,她甚至要感谢晨月,因为按照晨月的指示,「鸣玉阁」派往大陆各地採购的人员,派驻各国的机构人员全部接到了总部发来的指令,注意收罗各地的食谱,一有发现便向上送去。
  总之,现在绾贞觉得在叶天龙他们的中间感到非常的幸福,如果没有天河新军的战乱,她一定会一直快乐地埋头于大量的食谱当中,研究各地的美食。
  她不希望伊思和阳建战败成为俘虏,但更不希望叶天龙被天河新军击败,所以她才会在叶天龙的面前说出了前后相左的话。
  叶天龙想通了绾贞心中的想法,便出言开解道:「我想我的大舅子也会顾惜你这个亲妹妹的。」然后一笑,道:「至于我嘛,我怎么可能出手对付大舅子呢?」
  听到叶天龙说出大舅子的称呼,绾贞连耳根都红了,叶天龙趁机亲了亲她的小嘴,然后笑道:「你不要太担心了,我们大家都会心照不宣的。你看这次我们不就是这样吗?我们不去攻打他们,他们也不来扯我们的后腿。」
  绾贞轻轻地点头,似乎是鬆了一口气,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起来。
  「请公子您原谅,绾贞知道不应该跟您说这些的,……」
  叶天龙抬手挡住了绾贞下面的话,鼓励道:「别傻了,你是我的妻子,当然是什么话都可以说啦!以后,只要有什么话想和我说的,儘管来告诉我。」
  绾贞的心中感到一甜,高兴地说道:「和您这样一说,我现在心里舒服多了。」
  叶天龙站起来,走到绾贞的椅子前面,将她一个娇躯拉进自己的怀中,在她的耳边低吻了一下,然后柔声说道:「小乖乖,只要你心里舒服,我就放心了。」
  绾贞将自己的脸埋在叶天龙的怀中,感到是如此的温暖,双手不禁紧紧揽住他的虎腰,用自己的心去倾听对方的心跳,感受那雄壮身躯的温度。
  爱洁少女的娇躯上传来了丝丝清凉的体香,让叶天龙不觉为之陶醉。他的手一紧怀中的香躯,贪婪地用鼻子大力嗅着从如云秀髮上传来的清香,喃喃地说道:「奇怪,真是好奇怪啊!」
  埋在他怀里的绾贞不觉感到奇怪,含含糊糊地回道:「有什么好奇怪的啊?」
  叶天龙从绾贞的青丝中抬起头来,眼中闪动着顽皮的笑意,慢悠悠地回道:「今天你的身上怎么会有蜜汁香肉的味道啊?」
  绾贞猛地一窒,忙应道:「不可能的啊,明明是前天烧的,怎么到今天还有它的味道呢?」
  「真的啊!」叶天龙一本正经地说道,为了加强说服力,他还用力地掀着鼻子,口中连声讚歎道:「好香,好香啊!」
  他这一手弄得绾贞不禁大窘,连忙从他的怀里挣脱,伸手到自己的鼻子下面,用力嗅了一下,然后又用鼻子在身上猛嗅了一通。
  「没有啊!哪里有蜜汁香肉的味道啊?」
  绾贞抬起头来,大惑不解地望着叶天龙道:「我怎么闻不到,而且今天做的菜是和蜜汁香肉完全不一样的啊!就算是串味也串不到一起去。」
  看到绾贞那副迷惑的样子,叶天龙嘿嘿一笑,悠然道:「你闻不到吗?那么就让我来告诉你吧!」
  说罢,叶天龙将绾贞拉进了自己的怀中,低声说道:「我来指给你看啊!」
  绾贞马上睁大眼睛,她是真的想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但很快她就飞红爬上脸颊,原来叶天龙的手探入了她的衣襟底下,然后往上,温香暖玉尽入其掌握。
  「这是……这里……」
  绾贞有点傻眼了,这个地方怎么可能会沾上蜜汁香肉的味道呢?
  凝脂般的肌肤和娇嫩的酥胸嫩蕾让叶天龙食指大动,他一边慢慢活动起来,一边含笑说道:「这里不是世上最好的香肉吗?至于蜜汁吗……」
  一声柔媚的娇吟从绾贞的口中流出来,是如此的动听悦耳,一直钻到叶天龙的心底里去。
  「公子……不要……这里……」
  话虽如此,绾贞却没有阻止的动作,任由叶天龙的另一只魔掌从自己的后面分进合击,抄到自己的后路,当那带着强烈热力的手指点在自己的敏感之处,绾贞几乎连站也站不住了。
  叶天龙一边轻吻着绾贞的耳垂,一边在她的耳边低声笑道:「我马上就会给你看看什么是世上最好的蜜汁香肉。」
  随着叶天龙的双手大肆地活动,绾贞全身的骨头都好像被抽掉了一般,整个娇躯挂在叶天龙的身上。她的心中是又羞又喜,各种不同的感觉像潮水般的向她的身心涌过来。
  叶天龙也不禁感到有些奇怪,往日里绾贞是最会害羞的一个,就算是在睡房内室里欢好,她都是非常害羞的,那种娇嫩羞怯是无人可以比拟的,更别说是这样在外室内的亲密举动。
  其实绾贞之所以这样的表现,是因为深受叶天龙之前的话感动,心中的爱意和感激之情超越了羞涩,所以才会有这样完全不同以往的表现。而她从这样从来没有试的举动中也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这是一种全新的体验。
  感到怀中的玉人娇躯越来越热,阵阵香气从绾贞的举手投足之间发出,让叶天龙也感到有些晕淘淘的。他起先也只是以一种开玩笑的心态和绾贞亲热,目的是为了能够让绾贞忘记她心中的不安和记挂。不想绾贞对他的举动做出了前所未有的反应,让他也感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振奋。
  热情渐渐高涨,就连身边的空间也好像一下子变得热起来,肌肤之香流动,让人感到春意盎然。
  钗横鬓乱,靥泛桃花,罗衫半解,玉肌乍现。
  「小乖乖,你今天晚上给我準备什么样好吃的东西啊?」
  叶天龙在绾贞的耳边喃喃地问道。
  听到这一句话,绾贞已经迷乱的眼睛一正,接着马上亮了起来,突然间挣开叶天龙的环抱。
  「不好啦,我忘记了还有一个鸡丝汤正在火上炖的,这可是我想了好久才做出来的,我得去看看了。」她掂起脚尖,在叶天龙的脸颊上亲了一下,腻声说道:「晚上再让我看你说的蜜汁香肉吧。」说罢,转身快步离开了。
  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句话,就让怀中玉人跑掉了,叶天龙还真有些哭笑不得,他恨不得刮自己一个耳光,他拍了拍自己的嘴巴,喃喃说道:「都是你不好,什么话不好说吗?这个时候会说出那样的话来!」
  不过他转而一想,马上就可以尝到这个可人儿弄的美食,心中不禁又是高兴又是期待。
  站了一下,叶天龙从绾贞消失的门口收回视线,马上传令将计无咎召过来。
  脸色发青的随军参谋很快出现在叶天龙的面前,行礼说道:「大人,有什么事情吗?」
  叶天龙的眼睛微微瞇了一下,缓缓说道:「有一件事情非常奇怪。」
  「什么事情?」计无咎抬起头来望着叶天龙。
  「我不是和你说过了,伊思和阳建指挥天河新军进攻安阳的事情千万不要和别人说起,怎么会传到我的内府?你下去好好查一下身边的人,看看是谁洩漏了这个消息?」
  计无咎的眼睛眨了一下,平静地回道:「回大人,不用查了,这件事是卑职透露出去的。」
  「为什么?」叶天龙的眼睛猛地大亮,直盯着计无咎那张发青的脸。
  「如果不让绾贞夫人她知道这件事,大人心中的结就永远无法打开。」计无咎的脸色依然十分平静,「只有大人和绾贞夫人她说开了这件事,以后行起事情来就不会再束手束脚的。」
  「你知道这样做的话对于绾贞她有可能造成多大的影响吗?」叶天龙的话中带着难以掩饰的怒气。
  「卑职知道。」计无咎依然如故,并不因为叶天龙的话中的怒气而有些动摇。
  「知道的话,你还要这么做!」叶天龙的声音开始大起来,「你到底想要做什么?连我的话都敢违抗!」
  「卑职知罪!」
  计无咎虽然说出认罪的话,但却没有一点认知可以表现。
  「你不怕我治罪?还是说,你认为我不会治你的罪?」
  「卑职不敢!」
  听到叶天龙的话,计无咎猛地抬起头来,望着叶天龙的眼睛。「只是因为卑职认为这样做才对大人有利。」
  「有利?!」
  「不错!」计无咎缓缓地说道:「无论如何处置卑职都没有关係,只要是对大人有利的事情,卑职都会去做的。」
  叶天龙猛地一窒,同样的事情,他好像遇到过一次。他望着计无咎,想起了另外一个给他这种感觉的男人,据说现在他在艾司尼亚做得非常漂亮,触角开始朝其他的州郡伸展。
  「明白了。」叶天龙的脸上渐渐露出了「原来如此」的神情,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挥手让计无咎退下。
  计无咎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叶天龙突然出声道:「以后这种事情最好先向我报告一下!」
  计无咎回身应了一声:「是!」然后望了一下叶天龙的身后,再慢慢退出。
  计无咎的身影刚刚消失在门口,叶天龙便说道:「你们出来吧。」
  话音未落,于凤舞和晨月的身影从后面现出来。两个人都是一脸的笑意。
  「听到了吧?」叶天龙有些无奈地说道:「好像我手下的人常常都用这样的一句话来让我无法说话。」
  于凤舞摇摇头,还没有说话,旁边的晨月已经盈盈笑道:「恭喜大人,又收了一个忠心的人才啊!」
  叶天龙苦笑道:「好是好啊,不过他这样的行为……」
  于凤舞浅浅一笑,道:「这要看你怎么用他了。」
  晨月在一边也道:「一匹好马,可能有一些奇怪的脾气,在不识货的人眼中,就变成一匹劣马,但只要是优秀的骑手,总有办法驾驭它的。」说罢,她又望了一下于凤舞,又笑着摇头道:「到嘴的香肉居然跑掉了,看来你还真没有做厨师的天赋,绝不会成为一个好厨师啊!」
  于凤舞不禁也笑起来,一拍晨月的肩头,道:「你真是嘴贫啊!」
  叶天龙抓了抓脑袋,正想说话的时候,一个近卫团的战士匆匆跑进来报告,天河新军派了使者过来。
  「天河新军的使者?」
  叶天龙顿时有些摸不着头脑,忙问道:「是从哪里来的?」
  「是从西顿镇的方向来的。」这个近卫兵恭敬地回答,同时告诉叶天龙,来人说有机密的事情要稟报。
  「来自西顿镇方向的天河新军?」叶天龙望了一下于凤舞和晨月,她们两个人俱是微微摇头,显然她们也无法推断出这个时候天河新军派来的使者想要干什么?
  左岛近据守西顿镇,让进击任丘地区的数万天河新军无法前进一步,现在叶天龙率领天龙军团的将士将这一部分的天河新军后路断了,而且由于天河新军的大营被攻佔,可以说他们现在已经孤立无援了。
  更重要的是,由于失去了大营的支援,天河新军的先头部队陷入了粮草不济的困境之中。加上叶天龙的进军速度非常之快,在攻下天河新军的大营之后,马上转到他们的后面,将他们牢牢地困在西顿镇附近的山区。
  不过,因为这一部分的天河新军减去进攻西顿镇时的损失,现在还有四万多的人马,可以说在数目上还超过叶天龙的军队。所以,天龙军团的将士还会有一场苦战的。但叶天龙也佔有很大的优势,这里的地形并不适合大军团展开,导致天河新军的兵力优势不能发挥出来。
  在之前已经发生的两次交锋中,叶天龙的军队都是大获全胜,每一次战斗斩首过千,可以说完全将天河新军突围的念头打消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