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王燕的屄被儿子操

时间:2018-02-04 高新技术开发区,面积一万多平方公里,比淫城旧城还大,高楼林立,美妇如云,是一个与淫城旧城完全不同的新城市。
在高新技术开发区林立的高楼中,有一座鹰阳国际大厦,地上高38层,地下110层,楼里有很多公司,性感妇人甚多。大厦物业部的几位女经理,个个都是身材高大的美妇人。其中一位女经理王燕,今年38岁,身高1米69,貌俊美,很是性感。
王燕有一个还算温暖的家庭,她的丈夫小她一岁,叫赵兵,在一家公司做职员。她为丈夫生的儿子阳阳,今年十三岁,在上中学。
十一国庆长假,淫雨绵绵,王燕的小家庭也发生了一些淫事。
9月30日晚,王燕一家三口是在她丈夫的父母家过的,吃过晚饭,看了一会电视。丈夫就催着,冒雨急急赶回他们的小家庭。
一回到家,赵兵就催着阳阳洗洗睡觉,阳阳说:「我还要看会电视呢。」赵兵说了句:「别看太晚了。」就和妻子进了卧室,关上了房门。
一进房门,赵兵就将妻子掀翻在床上,扒了个一丝不挂,他站在床边,扛起妻子两条修长的大美腿,狠操起妻子来。
窗外淫雨绵绵,正是操妻子的大好时机。赵兵越战越勇,把个那么高大的妻子操得不住叫唤。
王燕说:「轻点!弄得人家受不了,叫那么大声,再叫阳阳听见。」
赵兵粗鲁地说:「没事,外面电视声那么大,他听不见。」说罢操得更加勇猛。
就在王燕在里屋被丈夫蹂躏的时候,外面,阳阳也没闲着。
现在的社会,孩子都早熟,母亲也很性感,所以,阳阳早就开始迷恋他*的身体了。王燕的大白脚长得异常秀美白皙,阳阳对他*的大白脚特别迷恋,妈妈脱下未洗换穿的肉色裤袜,阳阳闻了多少次啊。
刚才,爸爸妈妈一进房,关上门,阳阳就知道,爸爸又要对妈妈干那事了。
他把电视声音开的很大,关了客厅的灯,来到卫生间,从洗衣机里拿出一付妈妈脱下扔进去要洗的肉色裤袜,然后轻手轻脚,来到爸妈的卧室门口,听着里面他*的叫声,把妈妈丝袜那发黑的袜尖放到鼻子下面,使劲地闻着。妈妈那成熟性感妇人袜尖的异香,沁入心脾,阳阳深深吸入大脑,就像吸毒者吸毒一样,觉得实在太爽了。闻着他*的丝袜,阳阳的鸡巴一下就硬起来了。
他继续闻着妈妈裤袜一只发黑的袜尖,然后,把另一只发黑的袜尖套在鸡巴上。他的鸡巴头正顶在袜尖上。阳阳感觉鸡巴舒服极了。
卧室里面,王燕被丈夫操得大呼小叫,要死要活。她丈夫工作一般,挣钱也
不多,她之所以一直跟定丈夫,没有跟有钱人跑,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丈夫能把她这样一个高大女人操得死去活来。她喜欢被男人操得死去活来。
阳阳在外面听着,一边继续嗅着他*的丝袜。
突然,里面妈妈嚎叫起来,爸爸也低声吼了起来。原来,赵兵射了,王燕被丈夫射得到了高潮,忍不住大声淫叫起来。王燕的淫叫声实在太刺激了,阳阳憋不住了,精液狂奔,射透了妈妈丝袜那发黑的袜尖。
屋里面消停下来了。阳阳又来到卫生间,将被他玷污的他*的丝袜,从鸡巴上取出,再放回洗衣机里。
他又回到了客厅,从XX上拿了一付妈妈脱下未洗换穿的肉色裤袜,关了电视,回到自己房里,躺进被窝,继续闻他*的丝袜。
阳阳的门虚掩着,过了一会,爸妈的房里又响起了他*的叫声。阳阳知道爸爸又开始折腾妈妈了。
他又把妈妈裤袜的一只袜尖套在鸡巴上,继续闻妈妈另一只发黑的袜尖。
这一夜,赵兵一口气奸了妻子四次。阳阳也射了三次他*的丝袜。直到深夜
两点多,一家人才昏昏熟睡过去。
第二天,10月1日上午,阳阳起来,见爸妈房门还关着,他自己从冰箱里拿了些吃的,胡乱吃了些,又回去睡了。
窗外,雨一直不停地下着,让人没兴致出门,正好在家睡觉。
下午三点多,阳阳起来上厕所,见爸妈房门开着,他们像是起来了,他往里一看,只见爸爸只穿了条大裤衩,妈妈穿了件白色小背心,穿了条半透明小三角裤,双手扶着爸爸的肩头,撅着屁股,像是正在求爸爸什么。
阳阳装着没看见,逕直上卫生间去了。
王燕正在求赵兵再操她。
赵兵关上房门,命妻子扶着梳妆台,撅起屁股站在梳妆台前。王燕自己脱了小三角裤,撅着肥白的屁股。赵兵站到她身后,从后面揉摸着妻子长及腹部的长奶子,然后往前一顶,将鸡巴顶入了妻子的屁眼。他一边摸妻子的奶子,一边连续地从后面捅妻子的屄眼。王燕忍不住又淫叫起来。
赵兵有力的冲撞,深入妻子的身体深处,顶到了王燕的子宫,王燕疼得叫了起来:「哎呀,疼!疼!」
赵兵听了叫道:「就是要你疼!」说罢顶得更加用力,王燕叫得更厉害了。
卫生间的门没有关,阳阳听得一清二楚,他又从洗衣机里拿出妈妈另一付裤袜,将发黑的袜尖套在了鸡巴上,同时使劲地闻裤袜另一只发黑的袜尖。他*的叫声,他*的脚香,刺激得阳阳鸡巴发痒,他一时没憋住,精液又射了出来,射透他*的丝袜袜尖。
阳阳用这丝袜将鸡巴擦乾净,然后放回洗衣机。他回到屋里,昨天在被窝里射过的他*的丝袜,他早已在桌子上晾乾了,丝袜袜尖上都是乾硬的精斑。他把这付丝袜放回XX上。这种事他可没少干。妈妈早上匆匆忙忙上班,哪里知道丝袜被他射过,穿上就走。他*的秀美玉趾顶在丝袜袜尖阳阳的精斑上在街上匆匆地走,阳阳一想起来鸡巴就会硬。
阳阳射了精,在自己的小屋里疲倦地睡去。
赵兵也很快在妻子屄眼里射了精。他们一直睡到晚上。
晚上,全家起来,吃了晚饭。
赵兵又拥着妻子进了卧室,他玩上瘾了。王燕只来得及对儿子说了句:「看电视别太晚了。」就被丈夫推进房里。新一轮蹂躏又开始了。
这次,赵兵命令王燕撅着屁股跪趴在床边,他站在床前,从后面插入妻子的屄眼。赵兵鸡巴很长,从后面插妻子,插入很深。王燕被丈夫顶到子宫,疼得叫道:「轻点呀,太深啦!」赵兵不管,继续狠顶。王燕疼得叫道:「被顶啦,疼呀!亲爹呀!求求你啦!」
赵兵边顶边说道:「疼了就叫亲爹啦,是不是你在家当姑娘的时候被你爸顶过?说!」
说着又狠顶了一下,疼得王燕忙说:「没,没有!」
赵兵说:「你这么性感,你爸没动过你?我不信!我顶!顶!我顶死你!」
里面王燕被丈夫操得死去活来。外面,阳阳又一次射在他*的丝袜上。
第二天,10月2日,仍然是淫雨绵绵,快到中午的时候,赵兵起了床,王燕躺在床上没起来,慵懒地对丈夫说:「今天你得去我家看看我爸我妈,买点礼物,跟他们说,我在家照顾阳阳,脱不开身。快去快回啊,我还等着你呢。」
赵兵穿好衣服,草草吃了点饭,急匆匆出了门,冒雨赶往岳父家。
王燕起了床,进了卫生间洗澡。
卫生间与厨房连着,阳阳来到厨房,上了水池台,从卫生间的天窗往里看。他看到他*的一身白肉,下面黑乎乎一片。这事,他干了不知多少次了。每次看鸡巴都硬得难受。
王燕洗完澡,吃了点东西,进屋又睡。阴雨连绵,不想出门。阳阳鸡巴实在硬得难受,妈妈白皙的肉体一直在他眼前晃动。他手足无措,六神无主,满屋子乱转,最后,来到妈妈卧室门口。
门虚掩着,没锁。阳阳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
他站在妈妈床头,看着妈妈。
王燕没有盖被子,只穿着半透明白色小三角裤,光着上身,躺在床上。小三角裤里,隐隐约约黑乎乎一大片。她的阴毛很多,从三角裤两侧露出来不少。她的奶子很大,摊在两边,奶头子被丈夫越咬越大,大如褐色的葡萄。柔密的腋毛从她的腋下伸出,性感诱人。
阳阳的目光扫遍他*的全身,最后,落在他*的大白脚上。
王燕的大白脚长得实在性感,阳阳实在憋不住了,伸手捉住他*的大白脚,细细地吮吸着他*的秀长玉趾。
王燕在睡梦中发出低低的呻吟声,她的大白脚被儿子舔得很舒服,她虽感觉到了,但舒服得不想醒来。
阳阳顺着妈妈美丽的小腿大腿,一路舔上去。他颤抖着将手伸进了他*的小三角裤,抓住了他*的阴毛,顿时,他的手像是触电一般,这是他第一次摸到妈妈的阴部啊!
阳阳轻轻摸着他*的大丛阴毛。王燕半梦半醒,嘟囔着说:「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啊?」
阳阳一听这话,知道妈妈把他当成爸爸了,于是大着胆子,把他*的小三角裤脱了下来。至于后果会是怎样,他此时已完全不去想了。他*的肉体,已经使阳阳疯狂了。
阳阳脱了他*的小三角裤,然后埋头于他*的胯下,颤抖着双手,扒开妈妈的大阴唇,贪婪地舔起他*的屄眼来。
王燕仍是闭着眼睛,舒服地哼哼着:「赵兵,你真好,舔得我真舒服。」她的淫水如此时窗外越来越大的淫雨一般,越流越多。阳阳吃着他*的淫水,鸡巴更加坚硬。
阳阳跪在妈妈两腿之间,把妈妈两条大美腿扛在肩头,鸡巴硬硬地,就往里捅。王燕分开两腿,亮出屄眼,她的屄眼不知羞耻地张开着,阳阳的鸡巴顺利地插入了他*的屄眼。那一剎那,阳阳浑身发抖,激动得直哆嗦。他终于插入了他朝思暮想的母亲的肉体了呀!
王燕昏昏沈沈地说:「快呀!赵兵!」
阳阳扛着妈妈双腿,把鸡巴使劲地往他*的屄眼深处里顶。王燕被顶得不停地低声叫唤。
阳阳见自己也能把高大的妈妈顶得乱叫,信心大增,鸡巴也更硬了,于是越顶越快。
王燕被顶得淫水直流。
阳阳越顶越熟练,一边顶,一边捉了妈妈一只大白脚,吞进嘴里。
王燕被顶得完全醒了,她隐隐感觉身上男人的性习惯与丈夫有些不一样,于是睁开了眼睛。
王燕睁开眼一看,天哪!正在与自己性交的是竟是自己的儿子!她惊叫了一声,就想挣扎。阳阳使劲一咬妈妈翘起的大玉趾,王燕疼得尖叫一声,放缓了挣扎的动作。
阳阳紧紧搂着妈妈两条大美腿,王燕无法挣扎,同时,她被儿子顶得淫水直流,她感到深深的快感。王燕停止了挣扎,一边有气无力地叫着:「阳阳,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能这样?快放开妈妈!」一边被儿子奸得不住叫唤。
阳阳一边奸母一边说:「妈!我喜欢你!妈!你别怪我,我爱你,妈妈!」王燕一边被儿子奸得发骚,一边又悔恨自己不小心,竟然让这样的丑事发生。王燕的眼泪慢慢流了出来。她的叫声也变成了淫叫加哭叫。
阳阳再也憋不住了,他突然狠咬他*的大玉趾,在他*的惊叫声中,精液狂奔,全都射入他*的子宫!
阳阳鸡巴软了,但仍在妈妈屄里,他浑身没了力气,压在妈妈身上。母子俩就这样倒在床上,听着窗外的雨声。
突然,门铃响了。王燕警觉地坐起来:「不好,你爸回来了。快回你屋别出来,要让你爸知道这事,非打死你不可!」
阳阳拿了裤子,逃回自己的小屋。
王燕手忙脚乱,忙穿上小三角裤,去给丈夫开门。
赵兵一进门,见妻子这样,说:「怎么这样就出来了,别叫咱儿子看见。」
王燕说:「阳阳睡了,你先进去,我先洗个澡。」赵兵说:「还洗什么澡啊?咱们接着来吧!」不由分说,将王燕推进卧室,又干了起来。
王燕被丈夫操到深夜,两口子才昏昏睡去。
天亮了,已是10月3日的早上。淫雨仍然不停。
王燕想和阳阳谈谈,于是对丈夫说:「哎,咱俩可不能再这么无休止地弄下去了,你也该串串门,去领导同事那里看看了。」赵兵还想赖在床上,王燕把凤眼一瞪:「你去不去?」王燕动了真的,赵兵也是怕她的,当下赶紧起床收拾,十点多,他出门走了。
王燕来到阳阳屋里,阳阳还躺着,他睁开眼,眼前是妈妈丰美白嫩的大腿。他知道爸爸已经出门了,于是大胆地将手伸进他*的小三角裤里,去摸他*的阴毛。
王燕被儿子摸得很舒服,也就没有挣扎,歎了口气说:「哎,阳阳,你怎么能对妈妈做这种事呢?」
阳阳振振有词地说道:「妈!我爱你!爱妈妈,就和妈妈做爱,有什么不对吗?」他向妈妈讲述了班上有已经十几个同学和妈妈性交了,现在这种事在他们同学里发生的不少, 他们还互相交流经验。
王燕听得半信半疑:「是吗?”她打交道的人多,也听女伴们说过这种事,没想到儿子比她知道得还多。
阳阳下了床,打开电脑,带妈妈流览一个又一个日本和欧洲的熟妇网站,看着那些母子乱伦的图片,王燕看得面红心跳,胯下不由得开始流出淫水。
阳阳又将手伸进他*的小三角裤,摸着妈的屄,说:「妈!这事现在是不希奇的。妈!我爱你!你爱我吗?」
王燕喃喃地说:「当然,你是妈的宝贝儿子……」
阳阳见妈妈这样说,就势靠在妈妈怀里,吮吸她的大奶头子。王燕被儿子抠屄吃奶,痒得淫水越来越多,她把儿子抱在怀里,哼哼着:「阳阳,阳阳,你把妈妈都给带坏了……」
阳阳把妈妈推到在他的小床上,王燕习惯性地分开腿,阳阳却说:「妈,我要你跪在那里,屁股朝外那种的。」
王燕红着脸说:「你这孩子真坏!」
她跪趴在床边,屁股朝外。
阳阳仔细地研究着他*的屁眼。王燕的屁眼长得非常精緻,周围长着细密的肛毛,非常性感。阳养情不自禁舔起他*的屁眼来,还不放过屁眼周围他*的肛毛。
王燕被儿子舔得受不了,不住地哼哼。
阳阳站起身,站在床前,挺身插入他*的屄眼。
高大的性感妇人王燕,跪趴在床边,被儿子操得嗷嗷直叫。窗外淫雨绵绵,屋里王燕淫水潺潺。
阳阳见妈妈伸在床外的两只大白脚实在性感,便将他*的大白脚抓在手里,更加有力地从后面操妈的屄,一边操一边说:「妈!我爸操你的时候,你喊他亲爹,我也要你叫我亲爹!」
王燕骂道:「死阳阳,你还得寸进尺啦?」
阳阳说:「不叫是吧?我叫你尝尝你儿子的厉害!」说着,便去挠妈妈白嫩敏感的脚心。
王燕的屄被儿子操得舒服极了,脚心又被挠,屄也痒,脚也痒,痒得她乱叫唤。
阳阳见妈妈还是不叫他亲爹,便挺起鸡巴狠狠地往母亲阴道深处里顶。阳阳的鸡巴虽然细,但却很长,形如铅笔,直戳他*的子宫。王燕疼得受不了,连声叫道:「亲爹呀!受不了啦,别往里戳了呀!亲爹!」
阳阳见高大的妈妈被他操成这样,心里一痒,精液再度喷射,王燕被儿子射得叫做一团。
阳阳一连奸了妈妈两次。王燕怕儿子伤身体,就不让他操了。
晚上,雨还在下,赵兵回来了,将妻子推进里屋继续蹂躏,直折腾到10月4日凌晨。
此后,一直到10月7日夜晚,国庆长假的最后一夜,王燕都是白天把丈夫打发出去,她自己白天被儿子操,晚上丈夫回来,她夜里再被丈夫操。
国庆长假过后,阳阳和他*的关係与国庆节前相比,发生了本质的变化。王燕成为儿子的长期情妇,只要赵兵不在家,阳阳想怎么玩她,就可以怎么玩她。经过2003年的国庆长假,阳阳的妈妈王燕,成了阳阳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