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一百零一章 真龙戏凤(四)

时间:2018-05-06 侯龙涛左手向外拉着司徒清影的左臀瓣,右手捏着链珠的第二颗钢珠儿,把第一颗放在她的肛门口儿上,向下一压。虽然阻力不小,但钢珠儿本身就很光滑,又涂满了润滑液,再加上男人的助力,一颗接一颗,七颗从小到大的钢珠儿全都被女孩儿的屁眼儿「吃」了进去,只留下最大的那颗卡在后庭外。
  「嗯……嗯……」司徒清影难受得直跺脚,「你……你这个变态,变态!」其实当前两颗钢珠儿进入体内之时,她并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可后面的越来越大,刚才被男人开发的「资源」早就用光了,虽然因为润滑充分,一点儿不疼,但钢珠儿不像手指那样会活动,等于是把她的屁眼儿给死死的塞住了,极度的撑胀感得不到一丝缓解。
  侯龙涛这完全是歪用链珠,应该是塞入后再慢慢的拉出来,利用球体间的空隙来刺激女性的肠壁与肛门,现在这样跟直接往美人的屁眼儿里杵进一根超长的肛门塞没有太大的区别。「哼哼哼,舒服吧?」他拉过女孩儿长长的大辫子,用辫子头儿在她的阴道口儿轻轻抽打了两下儿。
  「取……取出来……啊……」司徒清影咧着嘴,看得出是真的很痛苦。「唉……」
  侯龙涛歎了口气,揉了揉美人的屁股,「我这人就是怜香惜玉,看不得爱妻受苦……」
  「我……啊……我不是你的爱妻!」
  「你会是的。」他又捏了捏女孩儿的乳房,搓了搓她的大阴唇。
  与此同时,何莉萍与如云拚命摇动橡胶棒的右手突然停住了,一直在不断抬落的屁股停留在了半空中,四瓣雪白巨臀、四颗耀眼豪乳上的嫩肉在身体僵硬的情况下抖动了起来,虽然两人原本叫床的声量也不算大,但却足以让屋里的另外两个人听到,可在这一刻,她们都只是张着檀口,却发不出声音来。
  两个天仙美女就像是事先商量好的一样,一起到达高潮,一起结束高潮,她们的香臀同时跌落回沙发上,同时开始「呼呼」的轻喘。她们红晕的脸颊上儘是喜悦,也写着倦意,毕竟已经快要凌晨3:00了,但她们知道真正的快乐就要来了,凭着这一点,再累也能坚持的住。
  侯龙涛回身把剩下的三样东西都拿了过来,在和两根手指差不多粗细的假阳具上涂上润滑液,再将假龟头的尖端轻轻插进司徒清影的两片小阴唇间,一推开关,假阳具的前半段就开始「嗡嗡」的扭动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美女的私处在把淫具往里吸还是淫具在往美女的私处里钻,也许两者皆是,总之当侯龙涛把假阳具平托在手掌上之后,它就被女孩儿如同小嘴儿一样的蜜穴一点儿一点儿的「吞」了进去,整个过程只用了十几秒。
  今晚有很多事儿都是司徒清影有生以来的头一回,她虽然是同性恋,却从来没用过假阳具,因为她觉得被一根人造的鸡巴「肏」和被一根真正的鸡巴肏没什么区别,她从心理上就接受不了。可在过去的一分钟里,她却没有丝毫的反抗,她不是不能反抗,就算双手被束,只要摆腿摇臀,一样能把假阳具甩出去的。
  起初,「愿赌服输」真的是司徒清影不抗拒侯龙涛侵犯的原因,但现在那四个字却成了她接受假阳具的借口,成了她「心安理得」的「享受」强姦的借口。但这个变化是发生在司徒清影的潜意识里的,表面上她仍旧坚持着「口是心非」的原则,「拔出去啊……啊……我不要……不要……啊……」
  单从感觉上讲,女人的性快感和痛苦是没有什么区别的。如果一个女人的心中只有憎恨、厌恶、屈辱和恐惧,单纯的肉体刺激就是痛苦,侯龙涛明白这一点,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会让自己的两个最有韵味儿的爱妻在与这个女同性恋近在咫尺的地方大肆淫乐。现在看来,他的这步棋是相当成功的。
  侯龙涛在女孩儿的屁股上重重的吻了一下儿,打开了自己最后一件「法宝」,「小白虎,好戏还没结束呢。」他从小包儿里取出了一套乳头儿夹,一对儿由黑色软橡胶包头儿、带马达的小电钳子被电线连在一个浅绿色的长方形电源上。
  电线很长,完全可以放在地上或是车座儿上,但侯龙涛却恶作剧般的用两根儿皮筋儿把电源拴在了女孩儿的辫子头儿上。「啊……你……你……干什么……那是……嗯……那是什么……你要干……干……干什么……」司徒清影紧张啊,第一件东西搞得自己的肛门奇堵,第二件搞得自己的小穴奇痒,真不知道这第三件会把自己搞成什么样儿。
  「傻妞儿,当然是让你爽了。」侯龙涛蹲到美人的身边,把一个电钳子夹在了她硬硬的左奶头儿上,还把钳子上自带的鬆紧螺丝向顺时针的方向拧了两圈儿。
  「啊……疼……」乳头儿是女人身上很敏感,也很娇弱的地方,刚被夹住的时候,司徒清影感到一阵刺痛,不禁叫了出来,但这只是一瞬间的事儿,很快就变成了奇特的快感。
  空余的那个小电钳是用于夹女人另一个乳头儿的,侯龙涛却赋予了它新的使命,把它夹在了女孩儿的阴蒂悬垂部上,「开始吧。」他把电源的开关打开了,两个小马达开始工作,像插在美女屄缝儿里的假阳具一样「嗡嗡」做响。
  乳头儿夹的功效立现,司徒清影的双腿抖得更厉害了,左乳上粉白的嫩肉也跟着颤了起来,声音都变了调儿,「嗯嗯嗯嗯嗯嗯……」她的声带就像是和马达振动的频率产生了共鸣了一样。侯龙涛看着美女娇嫩肉体产生的自然淇涟,真是后悔没多带一副,用来夹她的另一个乳头儿和舌头。
  「小白虎,你自己一个人享受吧,为了你我已经冷落我的爱妻们很久了。」侯龙涛在女孩儿的脸上亲了一口,起身走向长沙发。「不……不许走……嗯嗯嗯嗯……你……你回来……」司徒清影这么说就好像是想让男人回来肏自己一样,其实她都没想到这一点,她只是不想看他肏自己心中最美的两个女人。
  侯龙涛回头沖女孩儿微微一笑,「放心,不会扔下你的,等会儿再回来让你爽。」他走到了沙发上的两个美妇人身边,只见她们都是桃腮粉面、眼含秋波,「老婆大人,久等了。」他站在何莉萍的螓首旁,左手托住她的后脑,向自己一扭,右手抓住了她的乳房,连同小烟囱般的奶头儿一起揉搓。
  「啊……老公。」何莉萍立刻闭上眼睛,伸出舌头,一脸陶醉的在男人高挺的阴茎上舔来起来,右臂揽住他的臀部,右手在他的屁股蛋儿上捏来捏去,左手则伸到自己的胯间按压阴蒂。侯龙涛美的直深呼吸,左手温柔的把美人鬓角边散乱的长髮拨到她的耳后别好,「萍姐真是世间难得的贤妻啊。」
  「波」,如云把自己阴道中的橡胶棒拔了出来,爱人就在眼前,她当然不会甘于寂寞了,她翻身而起,右腿再次跨跪过何莉萍的右腿,直起上身,右手把刚才插在自己体内的那头儿橡胶棒抉了过来,一个劲儿的摇动,左臂搂住男人的腰,用自己的双乳在他的胳膊上磨擦,「老公,不要不理人家嘛。」
  「怎么可能忘了嫦娥姐姐呢?」侯龙涛的右手放开何莉萍的奶子,改成揉捏如云的屁股,上身微扭,右臂向自己一紧,她的上身就和自己的贴在了一起。如云赶忙用左手扶住爱人的后脑,把自己的俏脸凑过去,吻住他的双唇,自己的香舌任他品嚐,自己的香津任他索饮,「老公……」
  何莉萍在大鸡巴上舔得越来越快、越来越重,因为她自身的快感在不断加强,小穴中的那根橡胶棒动的很厉害,加上自己还在揉阴蒂,身体又变得酥麻了。如云和男人吻得火热之极,她不光是雪臀被揉,屄缝儿和肛门都被浅浅的抠了一遍,当男人的手离开她的股间时,美人加重了「嗯嗯」的鼻音,以示抗议。
  侯龙涛顺着「嫦娥姐姐」的大腿向下摸,那种隔着薄薄的丝袜感受女体温热的感觉真是不一般的美妙。他的手停在了美人的腿弯上方,突然向上一抄,如云用于支撑身体的左腿被抬了起来,她的身体也就失去了平衡,一下儿跌坐在沙发的另一头儿。
  手里托着仙女的小腿,侯龙涛在露在高跟鞋外的脚面上舔了一口,眼睛一直盯着美妇人的俏脸,扬了扬眉毛。如云会意的一笑,从眼神到表情都是超出想像的妩媚、充满诱惑,她抽回性感的长腿,翻身下了沙发。
  侯龙涛跪了下去,左臂搂住何莉萍的肩膀,和她狂吻了起来,右手一把揪出了镶在她双腿间的橡胶棒,紧跟着就把两根手指杵进了她的小穴里,玩儿命的抠挖了起来,使她阴道中的爱液「咕叽咕叽」直响,由于长期磨擦,从手指和体腔的空隙间流出来的淫水儿都已经带了乳白色的泡沫儿。
  「啊……啊……啊……」何莉萍一歪头,躲开了男人的热吻,把自己的口鼻露出来,开始大叫,她紧紧的抱着男人的脖子,后腰拱起,小腹痉挛。「宝贝儿,宝贝儿……」侯龙涛直到美女的小穴不再吸紧,才把两根手指拔了出来,放到两人之间,和她一起伸出舌头,把粘在上面的体液舔净,「好老婆。」
  「咳咳。」有人在身边乾咳了两声。男人回过头,如云已经準备好了,穿上了一条带假阳具的皮裤衩儿。侯龙涛站起来,一把将美人揽到身前,伸出舌头舔她的脸颊,右手抓住假阳具扭动。「嗯……啊……」如云的屁股也跟着扭了起来,因为自己的阴道里也插着根儿假阳具,男人在外面一动,她就爽了起来。
  侯龙涛边吻边慢慢将女人的身体转向了沙发,把她推倒在上面,然后就过去拉起了还没缓过劲儿来的何莉萍,让她跨骑在如云的腰上,调整好她屁股的位置,往下一按,如云胯间直立的假阳具就轻而易举的进入了她的屄缝儿里。「啊啊……啊……」两个美妇人立刻开始摇摆身体,互相「肏」了起来。
  侯龙涛双手扶着何莉萍的大屁股,在她香汗淋漓的背脊上吻了吻,然后就把身子撤到了左边,向被绑在摩托车上的美女亮出了她的雪股丰臀。「啊!」不出所料,从司徒清影口中发出的小声儿哼哼嘎然而止,接着就是由于极度惊讶、悲伤而产生的叫喊。男人好像是成心气她,蹲在地毯上,细细的舔起何莉萍左臀上的两个字。
  「为什么……呜呜呜……啊……为……为什么……嗯……呜呜……」司徒清影并非完全没有想到何莉萍也会有和如云同样的纹身,但她只要一秒钟没亲眼看到,就有一秒钟的希望,现在好了,她终于明白侯龙涛在何莉萍的心里是个什么地位,失望、嫉妒、自怜自艾,甚至是绝望,让她在极度的肉体快感中痛哭失声。
  对于女孩儿会有如此「过分」的反应,侯龙涛并不奇怪,如果自己突然发现心爱的女人永远都将是别人的胯下之臣,自己会怎样?他突然觉得今晚的计划说什么也不会取得完全的成功的,可事到如今,也没道理就此罢手,至少继续下去,还有一丝出现奇迹的可能。
  侯龙涛从包儿里取出另一瓶儿润滑液,涂在自己右手的两根手指上,先用中指开路,慢慢的插入何莉萍本来就微微张开的肛门里,等一根手指的抽插不再费劲,就把食指也加上,一起抠她的屁眼儿。男人的左手也不闲着,伸到前面,轮流抓揉两个艳妇的乳房,摸捏她们的香舌。
  如云爽,何莉萍更爽,她不仅是下身的两个小肉洞一起被玩弄,乳头儿也被如云吸住了不放,当侯龙涛把涂满润滑液的巨大肉棒挤入她的直肠,开始抽插之时,她就完全疯狂了,大喊大叫之余还狂乱的甩着头髮,从一个贤妻良母彻底转变成淫娃蕩妇,「啊……老公……啊……肏我的屁眼儿……啊……老公……如云……如云……用力啊……」
  如云被何莉萍的性感模样感染了,虽然自己有点儿累,但还是开始更努力的向上挺着屁股,「萍姐……萍姐……啊……你好……啊……好美……肏死你……啊……啊……啊……肏死你……」侯龙涛并没打算把肛交持续太久,他在何莉萍的屁股里干了五十来下儿就把大鸡巴抽了出来,转为跪在地上舔吻两个女人的丝袜美腿、美脚和性感高跟鞋。
  何莉萍和如云一起面对着司徒清影,跪趴到地毯上,把屁股撅得老高,还不断的摇摆,「老公……来啊……」侯龙涛先跪到如云的背后,把皮内裤扒到她的腿弯上,用大龟头磨了磨湿淋淋的阴唇,一挺腰,整根捅进了她的小穴里。「啊……」如云已经等了一晚上了,终于尝到真正的男人,她自觉的以屁股后撞的动作来迎合肏干。
  侯龙涛「兽性大发」,抓着仙女儿柔软的臀肉,上来就是一轮儿三百多下儿的急攻。如云双手死死的抓着地毯,上身扭着,以右肩着地,她连叫喊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紧闭双眸,「啊啊啊啊」的小声但迅速的急喘,单听声音,完全就是女人痛苦的哭泣。何莉萍并没有过来「捣乱」,她知道总会轮到自己的,而且这也是难得的休息。
  「老公……呼呼呼……别停……」如云的左手伸到后面,拍了拍男人的大腿。「好老婆,天生尤物。」侯龙涛把右手的大拇指捅进了女人的屁眼儿里,又开始狂猛的抽插,就算在美人阴精大洩的时候,他也没有停下,直到自己把精液全都射到了爱妻的阴道深处,才把她放开。
  如云因为连续的高潮,身子酸软到了极点,往地毯上一趴,她已经是迷迷糊糊的了,跟睡着了没什么区别。侯龙涛从「聚宝盆」里取出一条薄被单儿,盖在如云的身上,吻了吻她的脸颊,「嫦娥姐姐,你好儿好儿歇歇,一会儿有力气再玩儿。」
  何莉萍知道该自己了,把屁股抬得更高了。但侯龙涛另有打算,他把美妇人的身体推倒了,从正面抬起她的双腿,用双肩扛住她的腿弯,大鸡巴杵进她耻毛儿稀疏的艳红屄缝儿,附下上身,「宝贝儿,抱住我的脖子。」
  在爱妻照做后,侯龙涛吻住了她的红唇,两手插入她的屁股下面,捏住她的臀肉,双臂、双腿一用力,缓缓的站了起来。「啊……啊……老公……爽……好爽……」何莉萍的身体几乎形成对折之势,双手揽着男人的后脖梗,随着侯龙涛的走动,她的身体就上下颠簸,嫩穴自然的套动起镶入体内的肉棒。
  侯龙涛抱着何莉萍香嫩迷人的玉体走到了司徒清影的面前,将爱妻的丝袜美腿从肩上放下来,让她箍住自己的腰。这样一来,何莉萍就可以紧抱住男人的脖子,在他脸上又亲又吻、又舔又咬,还能在他的耳边又娇又腻的说情话,「老……老公……插到人家心里了……啊……老公……」
  「怎么样,小白虎?要不要也帮你疏通疏通啊?」侯龙涛一边抛动着何莉萍的身子,一边邪邪的看着自己美丽的女囚。「不……啊……不要……」司徒清影低着头,她刚才看见了如云被肏时的痛苦表情,更加确信了自己的理论,当然不敢去试那根大鸡巴了,更何况这个男人是自己的仇敌。
  「怎么?你不想像你的萍姐和云姐这么舒服吗?」
  「呸呸呸,她们……她们都是在受苦,啊……怎么……舒服……」司徒清影一直低着头是不忍心看何莉萍痛苦的样子,现在一时激动,抬起了螓首,只见「女神」雪白的丰臀就在自己的面前,被扒开的臀瓣间是一条深深的沟壑,浅棕色的肛门一张一合,一根大肉棒将小穴中的嫩肉顶得翻进翻出,淫美之极,一看之下就挪不开眼了。
  「哼哼,我现在不想跟你辩论什么,不要我肏我就不肏,不过莉萍呢?你要不要莉萍肏你啊?」
  「死老公……」还没等司徒清影有反应,何莉萍先出声了。「自己的仇自己报嘛。」侯龙涛吻了她一下儿,「小白虎意下如何啊?」
  「啊……啊……」司徒清影没有回答,她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刚才看了何莉萍和如云的好戏,明白「被女人肏」是什么意思,虽然和她理想中的形式有很大出入,但总算是和何莉萍做爱,她还真不想拒绝,问题是这是死敌提出来的,同意的话可说不出口。
  侯龙涛本来也没想得到女孩儿的口头儿许可,他把何莉萍抱到了摩托车后,这才发现本来插在司徒清影阴道中的假阳具已经掉在了地上,不过光是那两个乳头儿夹就一直使她保持着很高的性敏感度,清澈的「泉水」还是不断的从「泉眼」中向外流淌。
  何莉萍刚到了一次高潮,被男人一放,双腿发软,鞋根儿又很高,她差点儿摔倒,手向后一伸,撑在了司徒清影的屁股上,这才算站稳。「啊!」司徒清影疼得大叫了一声,原来何莉萍不偏不倚的按在了她被皮带抽到的地方,被这么用力的一压,本来已经没什么感觉了的伤口又开始火辣辣的疼。
  「啊!」何莉萍被吓了一跳,赶忙回身,「对不……」她突然又住了嘴,她想道歉,却又不想道歉。
  「不用给她好脸的,你就是太心软了。」侯龙涛从背后抱住美妇人,双手揉了揉她的奶子,「你好儿好儿肏她一顿,把怨气都发洩出来吧。」他边说边往下蹲,顺着美人的背脊向下吻,掰开臀瓣,舔她的屁眼儿和小穴。
  何莉萍的身体本来就处于极度敏感的状态,被男人这么一弄,快感立生,只觉头重脚轻,不得不用双手捏住了司徒清影的圆臀,以保持身体的平衡。她看到了女孩儿肛门里塞着的东西,毕竟都是女人,她有点儿暗怪爱人不该拿别人的肉体恶作剧,但自己又不能「违抗夫命」,不禁把上身压到了女孩儿的后背上,轻舔着她细嫩的肩膀。
  司徒清影都快感动死了,她当然不知道何莉萍是什么想法,但她自愿的把柔软的大奶子压在自己背上,自愿的用滑腻的舌头舔自己,这可是在梦中才出现过的情形啊,「妈妈……妈妈……」女孩儿喃喃自语了起来,如同梦呓一般,虽说她的乳房和阴蒂都已经被乳头夹振得又酥又麻,但这一刻,她所获得的快感又上升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高度。
  何莉萍对于女孩儿对自己的称呼可一点儿都不感冒,她马上就停住了自己的亲暱行为,「我不是你妈妈,你为什么这么叫我啊?」
  「妈妈,别……别停啊……」司徒清影回过头来,已经是眼泪汪汪的了。何莉萍突然开始没来由的同情这个女孩儿,觉得她的身世一定很可怜,也许这只是因为女人的第六感比较强,或是作为母亲的特有直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