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六章 鏖战塞谷

时间:2018-05-08 不祥之感瞬间闪现,秦仲达脑子里第一个想法便是撤回要塞。
  「回……」
  然而,回撤的指令刚发出半截,只听得左右两侧杀声震天,密集的箭矢已是铺天盖地而来。
  卸甲欢呼的将士哪里想到自己攻陷的是一座空营,大部法斯特军先锋营士兵埋伏在两侧的裂石堆中,此刻突然遭遇疾风骤雨般的箭雨攻击,许多将士还未来得及防御便已成为箭下冤魂。
  顿时,秦仲达亲率的五千轻骑兵乱作一团,根本组织不起有效的防御。轻骑兵为突出突击优势而精简的装备,此刻变成了箭雨之下毫无保障的丧命符。
  「活捉秦仲达……」埋伏在左右两侧的法斯特士兵高喊,但是箭矢却一刻也没有停止。
  「回去!」秦仲达掉转马头,高举重枪,大吼一声。
  经此惊雷一般的怒吼,乱作一团的轻骑兵才如梦初醒,挥舞着手中的武器挡住雨点般的箭矢,向要塞大门冲去。
  虽然仅仅是数百步的距离,然而此刻对于从法斯特军伏击当中脱困的秦仲达部将士来说却显得是那么漫长。也难怪他们有此感慨,毕竟在如此状况之下,迟一秒钟撤回要塞就多了好几分被法斯特弓箭手毙命的概率,因此,几乎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队伍前面有何不妥,一味打马往前狂奔!
  直到前面一阵人仰马翻的波浪传来,后面的将士才发觉冲在最前的将士中了伏击。秦仲达被亲卫护在阵中,一看这副情景立马明白了过来,原来在自己踏马捣毁法斯特军空营之时,法斯特军已经切断了自己的后路,完成了三面包围的态势。
  这一招不可谓不高明,想他率部冲出要塞之后,为防小股敌军偷袭便下令关闭要塞大门,而在半夜如此黑灯瞎火的情况下,要塞里的军队根本不可能分辨清楚外面的情况,要指望要塞出兵援助已是断不可能、因此法斯特军便大胆将断后伏击地点设在自己的要塞大门之外,这对自己来说,简直是极大的耻辱!
  眼看着以自己为中心的骑兵团越来越小,如若不快想办法,他堂堂云阳第一虎将秦仲达莫非真要在此阴沟翻船?
  心念电闪而过,为今之计只能不惜一切代价强行突破前方伏击,只要能回到要塞,一切还可以从长计议。
  「将士们,冲啊!」秦仲达大吼一声,为全体将士打气。
  与此同时,法斯特军担负左右两侧伏击任务的士兵已经完成弧形包围,加上在要塞口断后阻击后撤秦仲达部的士兵,眼下马上就可以形成一个完整的包围圈,已经被消灭近一半的秦仲达部轻骑兵再想从中逃脱,恐怕不会那么容易。
  而在第一波放倒回撤轻骑兵之后,断后伏击队马上紧缩阵形,一排专门对付骑兵的长戟阴森森地对準骑兵竖了起来,对方如若往前硬冲,无疑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此时,在原法斯特军先锋营后不到半里的地方,云飞将军正站在一块凸起的大石上密切关注战场的变化。他的嘴角微微笑着,很显然,对于先锋营完全贯彻自己的战术意图而取得的效果很满意,犹如长龙一般游弋在秦仲达骑兵外围的先锋营将士看来已经缠住对手了,他在等待时机,因为在他身后,他亲率的剩余六千将士已经整装待发,他知道秦仲达一定会突破封锁撤回要塞去的,而他等的就是这个时机!
  陷于阵中的秦仲达指挥剩余骑兵奋起反攻,然而连番几波下来,轻装骑兵全部在长戟步兵阵前殒命。后面的骑兵看到冲锋在前的同伴有去无回,也不禁心里打鼓,开始驻足不前。
  不愧为云阳第一虎将,秦仲达见此情景,大喝一声,舞圆了长枪,纵马向长戟阵中冲去!见到自己主将冲锋在前,其他将士也被感染,纷纷打马紧随其后。
  「铮铮铮!」
  离得长戟密阵一丈有余,秦仲达双膝微曲半蹲马背之上,一副身躯探出马身,持枪一番劲扫,但见枪戟所触,电火闪闪。下一刻长约丈余的长戟端头恰若断线纸鸢,顺着枪扫轨迹上下翻飞,在空中划出一道舞动的曲线。
  断戟士兵当下大骇,没了手中的利器无异于即将丧命骑兵马下。不过训练有素的他们立刻左右退避,后面的将士马上便补了上来,密集的长戟再次竖了起来。
  秦仲达哪里有半点停顿,就着第一波横扫之力,马上手腕翻转回扫一枪,又是前翻景象,折断的长戟端头左右横飞,且击伤了数名法斯特士兵。这次再没有等到对方补充上来,秦仲达横扫竖劈,闪转腾挪,一支长枪虎虎生风,舞出万千幻影,枪头点点如若流星劲雨,所到之处,法斯特士兵一片翻腾,阵阵血雾此起彼伏,恰似在半空之中挥毫泼墨一般。
  「果然剽悍,这样的对手才带劲儿!」大石之上的云飞兀自说道。
  血雾未散,法斯特断后伏击队已被秦仲达杀开一道口子,后续而至的骑兵趁着这个间隙冲将开去,也不管人马身中多少箭戟,只要活着便极力奔向要塞大门。
  「开门!」越围而出的秦仲达马速不减,抬头朝要塞碉楼大喝一声。
  对主将声音十分熟悉的幕僚听闻主将如此极速之言,才明白过来,方才外面一番人仰马翻的混战是己方中了敌人的伏击,惊骇之下马上向守门将士大喊开门。
  「时机已到,要塞之中儘是珠宝财富,将士们冲啊!」大石之上的云飞高举长剑,大喝一声,随即一跃跨上一旁战马,如一阵旋风般率先冲将上去。
  大石之上一旗令兵,马上掏出一双夜彩光珠,就着令旗左右一晃,原前锋营战士马上编队变阵,圆形包围立刻分开两边,与秦仲达胶着而战的前队马上改换三角阵形,由此,整个先锋营呈倒V型紧咬回撤要塞的云阳骑兵。
  由后插上的云飞将军,率余部六千之众盼间杀到,一把长剑刺挑劈扫,连番斩下数名落在后面的云阳骑兵之后,已经冲击到云阳后撤骑兵阵中。至此,源源而来的法斯特将士已与云阳军队首尾相接,对方再想甩脱已是再无可能。
  混战之际,哪里顾得了战场阶息之势,艾拉尔山口要塞大门「吱吱嘎嘎」打开,秦仲达逕自打马回撤,全然不觉下一刻云飞将军即率法斯特先锋尾杀进要塞。
  当轰隆而至的喊杀声传来,秦仲达朝守门将士怒吼关闭大门。然而,溃败而退的云阳轻骑兵、夹杂着攻击而至的法斯特大军,小小的要塞大门如何承受得住决堤怒洪一般的力量,很快,要塞大门便告失守。
  带领出去的五千轻骑兵,现在就剩下护卫自己的数十骑人马,眼看要塞就将易手,秦仲达黝黑的面孔抽搐了一下,扭头对一名亲卫吼道:「快回清风稟报大帅,速派援军,否则要塞将失。
  「是!」那名亲卫咬了咬嘴唇,答应一声,立刻打马而驰。
  「所有人退守中营,稍作休整,重新夺回要塞大门!」望了一眼亲卫的背影,秦仲达咬牙马上向属下下达了第二道命令。
  「遵命!」随着亲卫将此命令传达予要塞将士,转瞬之间,凡是要塞大门守军之中能撤的士兵全部撤回中营。那些接到命令退了一些和行动慢了一些的士兵,却被冲击而来的法斯特军歼灭或俘虏。
  见到秦仲达退守防卫坚固的主力中营,已经夺取要塞大门处的云飞将军,并未下令继续追击,而是首先稳固夺取要塞大门的胜利,待清点休整和通知后续大军赶来之后,再对秦仲达部主方发动全面进攻。
  回到中营大帐之后的秦仲达,狠狠地一砸条案,脱去战甲、头盔,脸上、脖子青筋暴起,既是方才马失前蹄战败的羞愤,也是对于如此轻易丢掉要塞大门的恼怒。
  接到部下参谋报来的损失,他更是怒不可遏。作为赤峰军团先锋官的他,率有两万将士驻守在固若天险的艾拉尔山口要塞,只要策略得当,坚守这个易守难攻的要塞,就算来犯十万大军,也足以抵抗一些时日,可是现在倒好,轻敌冒攻,带出去的五千轻骑只回来不到千骑不说,连同要塞大门及守门卫队千人也未及回撤而尽数丧失,经此一役可谓先机尽失,想要从对方约莫万人的手中夺回要塞大门,儘管手中还有一万三千人的先锋主力,在此情况下却也不敢贸然行事。
  「一招不慎,悔之晚矣。」秦仲达哀歎一声,这一仗代价实在太大。
  「将军,为今之计首先是坚守中营,力保要塞大部不失,其次才是弄清法斯特大军的情况,等待大帅援军主力一到,收复要塞大门。」手下一参谋将军倒是冷静,迅速理清头绪,向自己的主官献策道。
  「事已至此,也只好这样了。」秦仲达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身旁一言不发的翼风族男人。
  风傲天脑门上就像长了眼睛一般,冷笑一声道:「秦将军大可放心,我们神族的人是不会在背后说三道四的,清风于镇阳大帅不会知道今晚兵败的真正原因的。
  秦仲达明知风傲天是在看自己笑话和挖苦自己,然而心知理亏,也不好发作什么,只能勉强一抱拳道:「如此,秦某倒是谢谢风兄了!」
  「那倒不必,只要将军明白就是了!」风傲天神色傲慢地客气了一句。
  「那接下来了解法斯特军情的任务,还得风兄操心了。」秦仲达兵败在前,又是授人以柄在后,只能赔笑着跟这个心里越来越讨厌的神族男人说话了。
  「这个不用将军提醒。」风傲天冷笑着通自出了大帐。
  此时,已在要塞大门安营扎寨的云飞将军,在接到属下报告,已经在要塞大门对秦仲达中营之处布下重阵之后,他马上吩咐传令兵返回林谷镇向丽蝶大帅汇报夺取要塞大门的喜讯。
  对他而言,这无疑是兴奋的,初战告捷,不仅夺取了至关重要的要塞大门,而且此次战役,他仅仅损失了不到一千人。
  按理说,一鼓作气乃兵家常识,他应该乘胜追击,一举拿下整个艾拉尔山口要塞。
  然而,根据早已掌握的情报,驻守整个要塞的秦仲达部共计两万人马,除却此役俘获、歼灭约五千人马之外,对方还有一万五千人马,加之要塞最坚固的核心区域仍被其控制,以己方不足万人贸然攻击,显然不是明智之举。而倘若待到大军前来,再集中优势兵力一举拿下整个要塞,便是胜券在握,手到擒来的事情了……
  清风距离要塞四十余里,接到秦仲达亲卫的求援资讯,赤峰军团主帅于镇阳二话不说马上吩咐下去,开动八万赤峰军团主力驰援艾拉尔山口要塞。
  不到两个时辰,赤峰军团主力距离要塞已不到五里,于镇阳派出亲卫通知秦仲达做好出击夺回要塞大门的战役準备,大军一旦到达,战役立刻展开。他就不信,他堂堂赤峰军团全体出动会拿不下一个小小的要塞大门。
  而与此同时,接到云飞将军攻取要塞大门报告的丽蝶,在左先锋迟显于狭谷埋伏完毕的基础之上,号令右先锋郭回以及本部大军在林谷镇与山口一线布下了口袋阵。同时,派出一小股士兵高举火把,拉长队形,大摇大摆慢慢向云飞将军夺取的艾拉尔山口要塞大门处行动,做出法斯特大军主力开动的假象。
  有了后方八万赤峰军团主力做后盾,秦仲达一颗心强劲而快速地跳动着,他必须转眼之间再将要塞大门夺回来,否则,他这个云阳第一虎将可以回家卖红薯了。
  「所有将士听令,全军呈战斗阵形排开,向法斯特军进攻。」
  这次,秦仲达跨马阵前,高举长枪,一副志在必得的昂扬模样。随着炸雷般大喝声落,全体云阳将士前为盾甲,后设弓箭长戟,高喊杀声向前寸进。
  同样屹立阵前的云飞将军,冷冷一笑,心想这家伙此次倒是聪明起来,明知两军如此短距离对阵,不可能再採取突袭战术,凭着盾甲和箭矢如此缓慢寸进,倒也不失为最稳妥的方法。只是自己可不想跟他这样陷阵交恶,毕竟对方能够迅速组织起兵力发动进攻,也是不容小觑的,自己拿下要塞大门举足轻重,绝不可为图得一时之快造成大门得而复失的局面,想必现在丽蝶大帅已经率军前来回合,自己只要跟对方周旋待大军一到,即可一举拿下要塞核心,从而控制整个要塞。
  不过,看对方如此阵法,一味防守恐有不妥,不如跟对方主将斗上几个回合,延缓双方大军全面接触。
  一念至此,云飞长剑向天,大喝一声,打马向前,「对方可是云阳秦仲达?」
  秦仲达正将注意力放在法斯特大军,一看一位清清瘦瘦的年轻俊朗将官催马离阵放出此言,顿时来了兴致,心想莫非方才一役竟是眼前如此小将所为吗?
  「我是云阳秦仲达,对方小子报上名来!」秦仲达一举手,示意全军停下阵脚。
  「我乃凤舞军团云飞是也,方才阁下逃的及时,此番再来,不怕重蹈覆辙呼?」云飞勒马原地翻踢,故意拿话刺激秦仲达道。
  「何来无名小子,胆敢口出狂言,叫尔吃我一枪!」
  秦仲达本就窝着一肚子火,眼看对方竟是一无名小辈,登时虎胆骤增三分,双腿一紧,胯下马儿嘶鸣一声,直愣愣冲将出去。手中乌溜溜、贼亮亮的丈二长枪一个抖动,带着破空劲风呼啦啦刺向云飞咽喉。
  「好枪法!」
  云飞打马迎击,嘴里讚歎一声,瞬时长剑扬起,向着对方劲力霸道的枪尖迎了上去。
  只听得「当当」两声,剑枪所触,电火四散,激起的气浪让空气一阵抖动,似乎空间都被扭曲了一下,可见二人这一招都使出了十足的功力!
  一个对沖,云飞便觉得自己两条手臂酸酸麻麻的,心里不禁一骇,对方实力果然在自己之上,看来方才想用此法拖延时间的意图不可能实现了。
  心念瞬转,云飞引马回冲,一把长剑连连劈出三斩,视若有形的剑芒嗡嗡作响,直奔回马挥枪的秦仲达。
  「好小子,有两下子!」
  秦仲达不慌不忙,枪尖左右两分,「铮铮」两声挡开剑芒,剩下一道剑气,身子一偏躲了过去。
  紧接着,只见他枪身一斜,手腕一抖,但见枪影连番组成一副扇形锋芒,直勾勾朝着云飞胸间攻去。巨大的气机霎时罩住云飞,恰似连绵绸丝缚住他手脚一般,想举剑格挡已是不能。
  万分危急时刻,云飞大喝一声,奋力后仰紧贴马背,硬生生避开,主攻枪芒。然而,庆幸自己逃过一劫的瞬间,只听「噗」的一声,但觉左肩一阵辛辣,余光瞥见一抹血雾腾起,他知道自己肩头中枪了。
  没想到之前一役虽然得手,然而论起武技,此番交手已尽显差距。如若硬扛,断不是秦仲达对手,可作为主将一旦撤退,整个阵势便即刻会被秦仲达将士冲击溃退,到手的要塞大门即就告吹!
  一股热气骤然腾起,凤舞军团的将士是不会被困难吓倒的,不到最后一刻,作为丽蝶最器重的先锋主将,没有资格,也不能轻言放弃!
  转念之间,云飞一手紧抓马缰,就着后仰之势身子一偏滑下马背,紧贴战马之侧向后奋力挥出一剑,挡开再度横扫而至的秦仲达长枪。剑枪啸吟之间,双方已对沖而过,云飞再度回到己方阵前。
  「放箭!」
  再度交手已不明智,云飞马上下令放箭,企图以箭矢雨阵覆盖对方战阵以延缓进攻步伐。然而,战役至此,已非一将一官临时可变,仗着盾甲盛气,秦仲达大喝一声,全力向法斯特军发动进攻!
  转眼之间,火光沖天,双方大军已是厮杀胶着一处。起先云飞全体将士还能奋杀抵挡,然而不多时,后方云阳大军先头赶到,一番冲击,法斯特军已无法招架,见后方大军未到而对方后援纷纷而至,云飞想起出发前丽蝶嘱咐他的那句话——「危急时刻不可恋战」,儘管有万二分不甘,也只有下令撤退,刚刚到手的要塞大门便如此再次易手!
  「撤……」
  见要塞大门大势已去,云飞将军下达了后撤的命令。一时之间,近万将士边打边退,撤出了这个还未站稳的要塞大门。
  而此刻在云阳大军帅帐之中的于镇阳,听翼风族男人风惊天的手下刚刚侦查报告法斯特大军毫无防备向要塞行军,马上传令先锋秦仲达一鼓作气追击溃退的法斯特先锋,自己即刻率大军主力乘胜追击,争取一举打垮犯境进兵的法斯特大军。
  秦仲达领命之后,犹如注入一针强心剂,率部全力追击溃逃而去的云飞所部。而云飞率部退回三里之处,则碰到了高举火把缓慢行来假装法斯特主力大军的小分队,稍一照面,小分队被云飞败退军队一带,也慌乱一团,溃败而去。顿时,马嘶声、叫喊声、兵甲碰撞声响彻山谷。
  而这一切恰被空中盘旋的翼风族侦查人员看在眼里,他们马上旋翼回报,将法斯特大军被先锋溃退造成一团混乱的情况「如实」报于于镇阳大帅。
  得此消息的于镇阳何能错过如此大好时机,宝剑出鞘,立刻打马率军极速出击。山谷地势有限,倘若法斯特大军云集其中又加此混乱,自己十万大军一通冲击必将取得完胜,一鼓作气甚至夺下法斯特一方要塞,进佔法斯特小镇林谷,也不是没有可能!
  一路追击向前,赤峰军团真可谓势如破竹,混乱不堪的法斯特「大军」根本没有组织起有效抵抗,只是一味疲命奔逃。不过,令追击先锋秦仲达有些欣赏的是,法斯特军并非弱旅,起码如此仓促之下,溃逃其间并未有多少士兵损命己方大军马下,这让他想起了一个人——当初在青州任丘地区交过手,有着百败将军之称的迟显将军。看样子,此次法斯特军败退拾局,就有此人的影子。
  要塞间此谷本就十数里长度,很快秦仲达追击先锋就隐隐可见法斯特一方要塞了,而此时赤峰军团主力也已全部越过要塞,完全进入山谷。
  一切都如丽蝶所料,埋伏在山谷当中的法斯特大军待云阳赤峰军团尽数进入山谷之后,犹如神兵天降,纷纷从两侧断崖裂石之中狙杀出来。迟显此时充分运用自己的长处,採用寸断分治的手段,硬是将单线排开的云阳赤峰军团斩截数段,困击于狭谷之中。随后,丽蝶亲率主力,在右先锋郭回的配合下,对被困之敌展开大规模狙杀!
  天亮时分,云阳赤峰军团除主帅于镇阳率两万残部溃逃清风城之外,剩余官兵尽数战死或被俘。就像丽蝶进驻林谷小镇所讲的那样,天亮时分,法斯特大军正式进驻云阳艾拉尔山口要塞,先锋所指,已是进入云阳的第一重镇——清风城!
  后世史学家称此次战役为,继美女战神于凤舞之后,凤舞军团第二任主帅丽蝶正式拉开徵战风月大陆第一捷战!
  就此,一位新的美女战神建功旅途,便从云阳这块土地上延伸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