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图片

小青的情人 第7章

时间:2018-05-18 旅馆房间的窗外,台北的夜灯仍灿烂闪烁着,房间里,只有床旁的几灯,放射出柔和的光茫。在床上,杨小青和徐立彬面对面侧卧着,并没有如预期的那样,立刻就闻糖果味;却展开了一段彼此之间交谈,而且还谈得十分投机……
  或许是因为这浪漫的气氛使然,也或许是两人刚才在厕所里有了「默契」
  ,他们在脸对着脸,一面谈、一面彼此注视的时光里,并没有因为他们相约了不在今晚作爱而感到失望。相反地,由于小青相信徐立彬会遵守诺言,不和她「性交」,而觉得心头如释重负,便更能轻鬆面对他,不再有所拘泥地畅所欲言;男的也因讲好了不对小青「踰矩」,没有心理压力,说起话来,就更健谈、风趣了。
  同时小青也发现,男的讲话时,他的言语、想法,都会强烈地吸引自己,使她跟着他的思路走,甚至深深同意他许多见解。不但如此,在男人侃侃而谈之中,小青还觉得他的声调、语气,都教自已不由自主的入迷,好像连他的声音都会把她带入另一个境界、世界里。
  说着说着,徐立彬突然发觉小青只是呆呆地看着他,便停下口来,问道:「怎么?……发呆啦!?小心肝,是不是我太多话,让你听得厌烦了?」
  「没有,没有哇!我……正听得入神呢,宝贝,你说嘛!我好喜欢听你一直讲、一直讲的……真的,我这十几年来,还没有人对我一次讲这么多话哩!……」小青说出了心里的感觉。那种令她十分窝心的感觉。
  可是男的却打了住,身子挪近了小青的,在她面颊上又亲了一下,问她:「是不是很寂寞?我是说……在你的生活里没人可以讲话……?」
  「嗯!……」
  小青点头应着,心里有好多的话想讲出来,只是不知从何说起,感觉喉咙像梗住了似的,令她几乎想哭。幸好,徐立彬也没再追问,只用手轻轻抚摸她的头髮、和脸庞,在她耳畔轻声地说:「那……我也不说了……想再吻你!……」
  「吻我!……吻我吧!」小青眼睛闭住接受徐立彬的吻时,眼帘都湿了。
  长长的吻、深深的吻,在杨小青的经验里并不是没有,但从来没有这么令她感动、如此刻骨铭心过。以往的男人吻着小青时,她也曾陶醉,然而那些多是沉溺于感官刺激里的浑沌,丝毫不似今夜,既有身体上的亲密,却更充满了灵性、和精神上的慰藉,使她打心底里觉得被了解、也被细心爱抚的温暖。
  于是,她紧抱住徐立彬的头,好久、好久都不让他的吻离开自己。
  ………………
  等到两人终于分开了长吻,相互望着时,小青看见男人的唇都红红、肿肿的,自己的唇也感到如被灼烧似的发烫。想到他的吻是多么热烈啊!
  「宝贝,你……吻得好热情喔!……」小青情深、讚美般地说。
  「你还不是,小心肝!……爱吗?爱这样的吻法吗?」
  「当然啦!好爱,好爱喔!……宝贝,你对我真好!」小青道出感激。
  「这也是自然的嘛,你这么可爱、又生得漂亮,而且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气质跟吸引力……我当然无法抗拒呀!」说得小青心里又轻飘飘了。
  「……加上,你整个人又充满了性感、和成熟女人才有的风韵,教我简直不想跟你上床……也难呀!」徐立彬笑容满面地夸她。
  小青的脸又绯红了:「哎哟~!别把人家说得那样……好嘛!我……我才没你想像中的那么美哪!……」说着时,她伸手抚到徐立彬头髮上,也笑容满面地说:「那……下次见面的时候,我再跟你……那个……好了!」
  「真的!下次我们见面,你就肯跟我……?」徐立彬掩不住欣喜地问。
  「嗯!……」小青羞答答地点头,接着说:「可是到时候,你就晓得我有多平凡、多不起眼,要令你大失所望了!」
  「绝不会的!小心肝,我不信你对自己会那样没信心,我也不信任何一个男人会不认为你有吸引力,不夸讚你的美的!」男人口气坚决地说。
  小青不想要徐立彬提任何其他的男人,也怕他追问得太多,便媚笑着说:「宝贝,不要提别的男人吧!……告诉我,你觉得我那个地方最美?最有你所讲的吸引力呢?」
  男的手抚到小青的脸颊上,手指一面轻轻地往她颈子滑下去,到她衫领边的锁骨上,一面附到小青耳畔说:「那我就得……比较一下,你所有的、美丽的地方,那儿最美了!因为有些地方我已经知道,有些地方还没看到过、也没去过呢!」
  男人的手指,伸进了小青的薄丝衫里,轻触着她胸罩以上的肌肤。小青闭上双眼,轻哼出声来:「嗯~~!」身子也在床上缓缓地蠕动。徐立彬又用另一只手抚到她的乳房上面,隔着她的薄衫和奶罩轻轻捏着。
  「宝贝,你会不会嫌我的……胸部好小?……」小青喃喃细声问他。
  「不会呀!小奶子的女人,是一样非常很性感的~!而且,胸部比较小的女人,当她动了情慾,奶头站起来的样子,却会更显眼,更诱惑人哩!」
  徐立彬的手,继续往已经仰卧的小青身子下面摸,轻轻揉着……
  「哦~!你……真的这样觉得呀?那……你不认为我……身材瘦巴巴的,也没什么曲线……」小青一面问,一面继续在床上缓缓地蠕着身子。
  「有哇!你有曲线呀!虽然你上身和四肢比较瘦点,看起来满骨感的……可是一摸着,却还是可以感觉你该有肉的地方……仍然十分凹凸有致、有很玲珑的曲线呢!……像这儿,肚子这边、屁股旁边……」
  「哎哟~!宝贝,你……你的手,好会摸人家喔!」小青轻扭起屁股。
  但男的手并没在小青的腰肚或臀部多作停留,它一直向下,抚到她膝头,摸到她的两条腿上,令小青忍不住的将腿子夹着,两踝勾了住,又开始把双膝互相蹭磨起来。……男的手隔着裤袜在小青的脚上抚了一阵,再度游回到小青夹着的腿上,但他的手却摸到了她膝弯里,一直又往上,在她大腿后面抚摸、轻捏……
  「啊~!……噢!……好那个哦!」小青歎着,膝头也弯曲了起来……
  「对了,这就是你很美的地方了!小心肝,你的姿势跟动作,也是吸引人的、美丽的地方之一吧!」徐立彬一面讚美,一面摸进了小青的窄裙,朝她大腿根部、和屁股衔接的曲线里探索着……
  男人的话,令小青自觉到自己身体的姿态;心里头怪怪的,但身子却又好有反应,立刻更捲曲着双膝和大腿,把自己的臀部底下都迎向徐立彬有如带电的手,好让它更容易触摸、爱抚了……
  「啊!……」
  小青感到男人的手摸在自己的屁股上,终于忍不住叫了。同时,她也知道,徐立彬的手指已经触到她的潮湿——-她早就因为动了情、也受不了挑逗而浸透了三角裤和裤袜的爱液!
  ………………
  不用说,接下来就是杨小青在台北福华饭店的房间里,和徐立彬初次单独见面就发生的,最香艳绮丽、最春意盎然的一幕情景了!
  洋溢着热情的小青,仅管无法克服她心理的障碍,和男人同享「性交」的乐趣,但是除了这一点不作以外,只要男人要的,她什么都肯、都愿意的情绪,已在她和徐立彬的调情、爱抚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像个在热恋中的女人,疯狂而热切地讨好男人似的,呈显出十足的淫媚、浪态。挑逗、也索求着徐立彬对自己的热情。
  仅管一件都没被脱掉,小青全身上下的衣衫却都已在男人爱抚的手下,弄得零乱不堪了,她的丝衫扯出了裙腰,窄小的紧身裙也早已往上磳起,又被男人掀翻撩高了,捲到腰肚上方;露出她裹在裤袜和三角裤里、整个下体的曲线。而徐立彬灵活的手指,在小青浸透了淫液的一大片潮湿上,探着、搓着、揉辗着她裤下凹凸的肉折、肉缝、和肉粒……
  难耐这无比刺激的爱抚,杨小青把两条腿子大大地张开了。她的脚蹬在床上,抬起屁股扭了起来,将屄部位朝男的手上凑磨着,同时口里唤着:「宝贝!
  ……弄我!弄我……那个地方,让我……舒服吧!……「」小心肝,你……腿子大开的样子,好美喔!……扭吧!你一扭起屁股,我就会兴奋得鸡巴硬了!「男的鼓励着:」这就是你的姿态美呀!「
  「鸣~啊!!……宝贝,宝贝!……我也是……要你……鸡巴硬的嘛!」
  小青呜咽似的唤着;一手抓住男的衬衫,同时将屁股甩得也更凶了。
  「真可爱!连你叫出来的声音都好美,好好听呢!……」
  「啊~!!天哪!……啊~!宝贝,你再摸下去,我就要……来了啊!」
  杨小青迫不及待了,一面嘶喊,一面猛扯徐立彬的衣服,将他拉向自己;同时疯狂索求着男人吻她:「亲我!……宝贝!亲我,亲我嘛!」
  徐立彬深吻住小青,舌头插进她嘴里,一抽一插的。小青大声闷哼起来;像被吻得要窒息了,身子猛烈地腾动,直到她挣脱了吻,才高声呼喊着:「宝贝!宝贝!到我上面,快爬到我上面抱我!!抱紧我吧!……」
  「那不会压绉你衣服吗?……要不要我帮你先脱掉?」
  「不,宝贝!来不及了!快上来吧!……衣服没关係,反正裙子是免烫的…
  …棉龙混纺的料子,绉了也看不出,不要担心了!快爬到我身上嘛!「徐立彬迅速地翻爬到小青身上,压住她纤小的身躯;她两条腿子大张了开来,承受着男人挤入她展开的中央,感觉到他又硬、又大的条状物,嵌在自己已经快要爆炸的屄口上;但是它隔着男的裤子,小青无法满足要体会它的需求,便又迫切地央求着:」宝贝!我要!我要……感觉你的……鸡巴!……求求你,把你的大鸡巴拿出来,压在我上面!让我感觉它!……好不好!?「
  徐立彬依了小青,赶紧把裤带解了,拉炼拉下,捞出了他的硬鸡巴;又很快把小青的窄裙更往她腰上推捲了起来,才俯回到小青身上,紧紧将她抱住。
  小青一感觉到男的鸡巴更清楚、更明显地嵌在自已的肉缝中时,终于喜极而泣般地大声歎叫了:「啊!!……啊~!宝贝、宝贝~啊!……我爱死了!爱死你鸡巴了!」
  仍然穿着衣服的杨小青和徐立彬,在这张床上就像疯了般地,身体交缠在一起,互相磳着、磨着、振动着;一呼一应地唤着、喊着、吼叫着;直到两人都几乎同时达到了高潮。……
  「啊!……啊!!……啊~~啊!!宝贝,宝贝!宝贝!!我要出来了!
  ……啊~~天哪!……我再也受不了了!宝贝!……快动,快动呀!……我……马上就要丢了!……啊!!……「小青疯狂地嘶叫着。
  「喔~!小心肝!……你太美,太可爱了!啊~!!我也快忍不住了!」
  徐立彬也极度兴奋吼了起来,同时加紧他鸡巴在小青身上磨擦的节奏。
  「啊~,宝贝!我爱死了!……爱死你了!……求求你,不要停!不要停止……啊!我好舒服——好舒服,都快要——死了!……啊~!……啊唷呜~啊!!我出来了!出来了啊!!」杨小青终于到了!
  小青在高潮上猛摇着头,尖叫变成了连续的呜咽,整个身体在强烈的、爆发而出的感官刺激下,不停地颤抖、震荡、打着哆嗦;但屁股却仍然阵阵起伏、扭甩着……
  「喔~!太好了,我的小心肝!你真的太性感、太美妙了!……继续动!
  继续在大鸡巴下面。扭屁股吧!……啊!……我要射了!要射出来了!「徐立彬忍不住地也喊出来。
  「喔~!!宝贝,宝贝!!……你就射吧!射出来……给我吧!……」
  「啊~!……啊!……啊~~!!」男人的精液喷了出来。小青仍在高潮上,从肚子到阴部、到大腿根、到屁股的肉都连续颤抖着,但她还是清楚感觉到夹在自己屄的肉缝当中,那根大鸡巴正一勃一勃地鼓动;在两人身体挤住的那颗又大又圆的肉球前面,感觉到一股热流的潮湿,透过裤袜、三角裤,一直浸到了自己的阴阜上方……
  一种激无以名状的感动,从心里散了开来,像另一阵波涛般地袭过小青的週身。在那短暂的几秒钟里,她脑海中映着由男人大龟头里喷洒出的、又白又浓的浆浆,粘满在早就被自己的淫液、甚至和她高潮时溢出的尿液混在一起、淋湿成一大片的裤袜上……
  「啊!……宝贝,宝贝!我爱死你的大鸡巴了!……我爱死它了啊!」
  ………………
  男人才想从俯在小青身上撑起身子,就被她两臂拉住拉得紧紧的,屁股也被她用腿子缠夹着,不让分开:「不,抱紧我!宝贝,别离开我!」
  徐立彬只有热烈地再吻住小青,久久不分。直到两人都快窒息了,他才在小青耳畔问:「……舒服吗,可爱的小心肝?……」
  「嗯!舒服,舒服极了!……宝贝,你……好好喔!」
  「你也是啊!没想到,我一辈子也没作过的,像这样的作爱方式,居然还是跟你才有的……」徐立彬感慨地说。
  「谁跟你作爱了嘛?……我们只不过才……闻了一下糖果味道而已呀!」
  杨小青的幽默,使互望着的两人都笑了起来。
  「好吧,好吧,小心肝!那就算我们没作爱吧。可那种感觉,对我来说,简直也就像已经跟你做过了一样哩!」徐立彬讲得满诚恳的。
  「哦!……那……就算我们作过好了!……宝贝,其实不管有没有作,我都感觉跟你已经好……亲近、好密切了耶!……好像我的心都会好熟悉的贴着你…
  …「」就跟我的……鸡巴已经被黏在你湿湿的裤袜上,想分都分不开了!?「
  徐立彬的幽默,也令他俩同时嘻嘻笑了出来。
  两人身体终于还是分开了。一同收拾这「事后」的狼狈时,看到所穿的衣物上,连床单上,都被湿湿、黏黏的液体浆浆浸沾得一大片、一大滩的;小青禁不住觉得好羞惭、好丢脸似的。
  但男人连自己被粘湿的裤子都没穿回去,就拎着裤腰跑进厕所,迅速弄了条湿毛巾回来,为小青擦抹裤袜上浓浓的精液痕迹;他那幅模样,像个为女儿攃屁股的父亲,那么疼爱、细心;看在眼里,小青真感动极了……
  「不用擦了,宝贝!我只要把皮包里带来、乾净的换上就好了。」她托住仍捲裹在腰上的窄裙,下了床,跑进厕所……
  这回,她在关紧了门,沖澡、换裤子、梳理、整装、甚至将戒指再戴回手指上的时候,心里都一直笑咪咪的;尤其,当她又看到了洗脸台上的那盒保险套,觉得徐立彬那么细心、周到,也就不由得更喜欢他了。
  ………………
  从徐立彬旅馆房间里,小青用行动电话打给司机,要他十五分钟以后在饭店门口接她。司机说他在别的地方,要半小时才能到。
  这半小时,是杨小青会感觉最捨不得的半小时。还好,他们互相厮磨在一起,彼此感觉着继续相处的甜蜜;最后,约好了已经迫切期待着的、下一次见面的时间(后天晚上)、地点,才相偎离开了房间,搭电梯下楼。
  小青在台北的这一个夜里,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由旅馆回家时,必须要面对为她开车的司机老姜、和到了家之后,还要面对自己的丈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