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姦污女老师

时间:2018-06-13 莉莉说:「威少,我不想再去夜总会坐台了,你叫过另一位吧!」
我随手掴了莉莉一巴掌,并骂她:「你不坐台,哪有钱还给我?!你要趁着现在客人喜欢学生妹,就赚多两转钱。」
这时,一高佻女子出现,瓜子脸,长髮披肩,穿着一套紫色连身裙,只可看到她的白晰小腿;但从她约十吋半的高度估计,她一定拥有一双美腿。
我再望向她的胸部,揣测她有36C的尺寸。从她的面容看来,约莫廿三、四岁。
这女子向我喝道:「你干吗打我学生!」
虽然她向我大声说话,但她的声线很好听,我对她非常有兴趣。
我对她道:「原来你是莉莉的老师,请问怎么称呼?」
那女子道:「我姓陈。你快些走,否则我叫警察来。」
我笑笑口说:「呵!原来是陈老师。莉莉就快会考了,我考她会考的问题,她居然不懂答,我就替你们这些教育者教训一下她。」
然后,我以恐吓的语气问莉莉:「是不是呀?莉莉!」
莉莉小声说:「是,是!」
我对陈老师说:「听到没有!我问她生理常识,男人的鸡巴塞入女人的屁屁里,女人会不会有高潮?陈老师,你说呢?」
陈老师红着脸说:「贱相!你再讲这些下流东西,我就马上喊警察。」
我一边打量着她的全身,一边说:「好,我走。山水有相逢,陈老师。」
这时,我已有了怎样姦污陈老师的计划。
我有一间货仓,我在这里发号施令,会有数十手下听从我的命令。
在我控制的地盘(恕我不说是那一区),我管理一切黄、赌、毒及杀人等事务。
货仓中,有一间睡房,有一张大床放在中间,周围都有很多一大块一大块的镜子,使我在做爱时,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欣赏性伴侣。
床旁边有一小柜,藏有不少性爱用具。
床的对面,有可以观看DVD、VCD及录影带的电视机,当然,这都是看四级影碟用的。
更重要的是,这里有四部非常隐蔽的摄录机,开关则是由我的语音控制,用来拍下无数令我回味的片段。
三天后,我就坐在大床中,莉莉只着内衣裤,坐在我的旁边。
「咯,咯!」
听见敲门声,我知道我的猎物已来到了。
果然,我的两个手下和陈老师以及两男两女学生走进来。
陈老师穿着一套白色丝恤衫、黑色短裙、黑色丝袜。
透过她的白色恤衫,隐约可见她的胸罩,令我非常兴奋。
陈老师说:「快些放了莉莉,我的学生见到你的手下捉走了莉莉。」
她见到莉莉只穿着内衣裤,惊叫道:「莉莉,他有没有对你干过些什么?」
我道:「未,还未做,我正等你来。是我叫手下告诉你学生知道的,让你可以找到我。」
陈老师说:「你想怎样?」
我拍了两下手掌,我的其他六位手下出现了,总共八位,每两位捉住一个学生。
他们并将另两位女学生推到我面前。
我对陈老师说:「我想你的学生妹帮我出出火。」
陈老师道:「你够胆乱来,我就报警。」
我大声笑道:「哈‥‥陈老师,你知不知什么叫『山高皇帝远』?我们每人姦她们一炮,警察也还未到耶。」
我再拍两下手掌,我的手下便开始强行脱下了两个女学生的校服,而我则抱紧莉莉,要吻她的脸。
陈老师大声说:「住手!」
我对陈老师说:「住手?你凭什么叫我住手。嗯‥‥你做老师的,都是为了学生。好,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我跟我八个手下轮姦了你三个学生妹后就放你走;一是你就今晚全心全意好好服侍我,帮我出火,我叫你干什么就得干什么。」
陈老师怒说:「下流!」
我说:「你不选择,我就当你洁身自爱,任我们轮姦三位学生妹。」
然后,我便强行脱下莉莉的胸罩,摸她的下体,而我的手下则继续脱另外两位学生妹的衣服。
陈老师大声说:「住手!」隔了一会,才小声道:「我‥‥我‥‥我愿意服侍你,但你一定要先放了她们。」
我奸笑着说:「我听不清楚,你大声说一次。」
陈老师低下头再说:「我愿意服侍你,但你一定要先放了她们。」
我说:「我叫你干什么就干什么?」
陈老师顿了一会才说:「是。」
我说:「整句讲一趟,大声!抬高头望我!」
陈老师抬头看着我道:「你叫我干什么就干什么。」
我拍拍我的床,向陈老师道:「好,坐在我旁边吧!」
陈老师缓缓走到我面前,正欲坐下之际,我突然拉她入我怀抱,强行吻她。
怎知,这可能是她的第一反应,竟然当着我的手下面前,掴了我一巴掌。
我怒气沖沖,从腰际拿出我的兰保刀,向她恐吓道:「你够胆反抗我?信不信我划花你块脸?」
陈老师细声答我:「是你说会释放我的学生。」
我怒道:「还跟我讲理由?让我教训教训你。」
我把我的兰保刀放在床旁的小柜顶,用右手举起陈老师的右脚,脱下她的鞋子,而左手则由她的脚掌摸向小腿、大腿及裙底。
当摸到丝袜的尽头时,我笑着说:「陈老师,你的大腿内侧比丝袜还要滑,正点!等会才摸你的下体。现在,我要在你的学生面前脱掉你的丝袜。」
说完便脱下她的右脚丝袜。然后,依样画葫芦,再脱下她的左腿丝袜。
我把一对丝袜扔向两个男学生,向他们说道:「送你们一人一只丝袜,是你们的老师--陈老师的。」
我特意将「老师」二字加重语气来说,好让陈老师难堪。
而陈老师经过我的恐吓后,也没有再反抗。
其实,当我在享受女性的胴体时,我不喜欢有人在旁欣赏,所以我便打发我的手下离开房间,并吩咐他们放走那几个学生,不要为难他们。
我这样吩咐,目的只是为了想陈老师好好服侍我。
「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人了。」
我向陈老师道。
而这句说话,亦已开启了我那四架以语音控制的摄录机了。
陈老师却哀求我说:「我‥‥我可以帮你出‥‥出火,但你不要搞我下面,我想‥‥我想留给我未来的丈夫。」
我暗道:「原来是处女。」
我向她道:「那你即是反悔,你答应过我叫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她继续求我:「我求你,我用‥‥用手帮你解决,好吗?」
我问她:「你也是用手帮你男朋友出火?」
她答道:「我还未拍过拖的。」
我心中暗喜:「这回遇着个纯情教师,哈死了。」
我继续问她:「你意思是你从未和男性有任何亲热的行为,例如接吻,甚至拖手?」
她点了点头。我立即大声向她喊:「我问你,你就得出声回答。」
她赶忙答:「是,我未试过和任何男性有亲热行为。」
我道:「好,那我又再给你选择,一是你张开大腿,等我跟你开苞,不过你刚才又不愿;一是你就用你的口和舌头好好服侍我的老二;一是你就好像母狗般翘高屁股,让我从后面肏你屁眼,不过你就会很痛。你选哪样?」
陈老师低下头,隔了一会,仍然不出声。
我向她道:「你如果再不吭声,我就当你三样都选。好,让我先戳穿你的处女膜。」
我作势有所行动。
陈老师马上答:「我‥‥我用口。」
我问她:「除了口,还有什么?兼且是用来干嘛?」
她这次学精乖了,大声地回答:「我用口和舌头,服侍你。」
然后她替我拉下拉链,脱下裤子及内裤。
我向她道:「让我亦帮你脱衫,好一边欣赏你的身裁,一边享受你的口舌服务。」
我脱下她的裙子,顺手抚摸着她的大腿,并道:「你的大腿又滑又修长,真是一级棒!」
当我解开她的钮扣时,又说:「你穿这件白恤衫真好看,隐约可见你的胸罩,你授课时,你的学生一定无心听书,只是顾着望你的胸。」
脱下她的恤衫后,我继续说:「你的身裁真不赖,非常有线条,平日一定时常健身吧!你一定想不到,健身得这样辛苦,原来就是便宜了我。哈哈哈!」
我顺势隔着胸罩摸她的胸部,她自然反应地向后缩一缩。
我看着她只穿着内衣裤的样子,她的双手似要遮着胸部,又要遮着下体;双腿又紧并一起,一看便知她不习惯裸露于外人面前。
我用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用力按她向下,她便跪在我面前,我说:「Miss.Chan,may.you不用hand,只准用mouth来吹胀my鸡巴?」
我用半中半英调侃她。她低下头,用口含着我的鸡巴,但闭上眼睛。
我用手托高她的下巴,好看着她为我口交的样子,并对她说:「睁开眼,含多些进口里面,啜下、吸下,还要用舌头舔下。一只手摸我的膀胱,一只手摸我的大腿。」
她睁开眼,并依照我的吩咐去做。我可以感觉到她的舌头飞快地转动。
我看见她努力地服侍我的样子,又想到她身为一个教师,第一次提供性服务的对象就是我,甚至放我的老二在她的口中,我心中自然地便有了征服感,那话儿也在这时坚挺起来。我抓紧她的头,用我的鸡巴在她口中狂抽猛插,并说道:「你这个处女第一次口交,技巧已经非同凡响,真是天生的淫娃,口交的天才。
你若做妓女一定赚死你。你的舌头又湿又滑又灵活,真爽!哈,处女教师的口不是用来对我讲课,而是吮我条鸡巴,哈‥‥」
此时,我就在她口中射精。「跟我饮下所有精液,不准浪费!」我命令她。
她辛苦地吞下我的精液后,我再命她用舌头替我舔乾净老二。
看着她的舌头一伸一吐地舔着我的鸡巴,我又兴奋起来。
这次,我要进攻她另一个处女性地了。
我从小柜中拿出一个纸杯以及一支蒸馏水,倒了一杯水给陈老师,对她说:「替我口交完,喝杯水吧。」
她不虑有诈,喝了一整杯。其实,这杯水我已混了催情剂,约五至十分钟便会见效。
我和她半坐半躺在床上,我对她说:「现在轮到你的初吻,我亏本些,主动来吻你,你要做一个好学生,好好学习,等会照样吻我。」
我便不断吻她的脸、耳旁、颈项及伸舌进她的口中吻她的舌,并啜她的舌头入我口中。
慢慢,催情剂开始发生作用,她主动和我来一个激烈的湿吻。之后,她也如我一般,吻我的脸、耳旁、颈项。
我的手也不闲着,左手伸入她的胸罩,摸她的胸及那粒乳头,右手则放在她的右大腿外侧,然后对她说:「你现在慢慢屈起你的右脚,让我可以由大腿摸到你的脚掌。」
她顺着我意,屈起右脚。
我看着她的修长美腿在我手中溜过,真是甚有美感。当我握着她的脚掌时,我又命她伸直,而我的手转一转位置,使我可以触摸到她的小腿及大腿内侧。
我笑笑口地对她说:「现在不是我摸你,而是你主动用大腿内侧摸我只手,佔我便宜,小淫娃老师。」我又对她说:「亲热是要多元化的,你要一只手摸我的胸,一只手替我手淫。」她也如我所愿。
现在,她的口和舌不断吻我,双脚不断屈缩伸直来给我抚摸,一只手摸我的胸,一只手摸我的鸡巴,但她显然不懂手淫,而她的不懂郤令我更有性慾,因为这证明她提供的所有性服务,我都是第一个享受的。
我的手突然摸向她大腿的根部,隔着内裤摸她的下体,料不到她吃了催情剂后,仍然有反抗,她紧并着双腿,夹着我的手,并用带有点呻吟的声音说:「请别‥‥别摸那里。」
我说:「这样摸不会弄穿你那块膜的,不用担心。」
她说:「求求你,不要搞那里,什么地方都行,你‥‥你摸我个胸,摸我对脚吧。」
我说:「那我用我的鸡巴摸你的屁股,塞进去。好了吧?」
她说:「这样做,岂不是‥‥」
我答:「即是肛交。」
她虽然不愿意,但不敢反对我的建议。
她转过身跪着,然后双手按在床上,再如母狗般翘起屁股。
我半脱下她的内裤,因为她的手按紧着内裤前面,以免露出下体。
不过,这不重要,只要我能肏她的屁股便行了。
我脱下她的胸罩,双手握紧她的一对奶子,双脚撑开她的大腿,并托高她的头,面对前面的一块镜,对她说道:「望着镜子,不准闭眼,这样我才可以经过镜子,看见你第一次肛交的表情。」
然后,我的鸡巴在她的屁股入口旁边揩来揩去,口中说着:「5,4,3,2,1,进去!」但我郤未插进去,欣赏她紧张的反应,她全身都紧起来,咬紧牙关。
我说:「甭这么紧张,我跟你说笑而已,我又怎会插进你屁眼里?贪里面有屎么!我只是吻一下你背脊。」
然后我便吻她的背脊。
但当她一放鬆身体,我就长驱直进,整条鸡巴都进入了。
她惨叫起来,不断发出痛苦的叫声,面容儘是痛苦的表情。
我右手用力捏她右面的奶头,左手手腕则触摸她左面的胸,又用右手把她的内裤拉到膝盖,并替她手淫。
而我的鸡巴仍在她后面不断抽插,并说:「老师,现在我同时享受着你四点的性服务:两只奶、阴道和屁股。你只母狗,你个屁股真的好紧,夹得我的鸡巴蛮舒服;哇,好多淫水流出来。你只淫狗,在这扮惨叫,其实全部都是享受高潮的呻吟声。别以为我用手指插进你的阴道里,你的处女膜就没事,你不说出去,你的未来老公不晓得。不过你口交与接吻的技巧太好,他一定会以为你曾替好多男人出过火。」
在我嘲弄她时,我在她身体里射精了。
我抽出我的鸡巴,放在她的口前道:「今晚也玩得差不多了。最后跟我舔乾它,舔乾它就放你走。」
她边舔我,边抽回内裤,我说:「这根鸡巴刚刚由你的屁眼拔出来,是否有舔自己屁股的感觉?哈哈哈!‥‥」
这时,她的口舌技巧已经非常纯熟,亦很快令我非常兴奋,我心中暗忖,这晚的压轴戏来了,便对她说:「好啦,穿回衫裙,放你走。」
她连忙在我面前戴回胸罩、穿回恤衫及短裙,真是非常好看。
就在她欲穿回鞋子时,我冲上前搂紧她,两人双双倒在床上。
陈老师大叫:「你做什么?」
我只以动作回答她,我用身体把她压在床上,右手则已伸入她裙底。
她虽然极力反抗,但一来她已喝了催情剂,而且经过口交和肛交,她也没有什么气力。
我不理会她双拳的捶打,自己用左手捉紧她两只小腿,使她双腿不能张开,右手则摸上大腿尽头,抓住她的内裤,一下子便替她脱掉内裤。
陈老师不断大叫,使我更有征服感。我用双手分别捉住她双腿脚掌,说道:「开!」随即分开她双腿,再说:「一字马!」
把她的双腿再分开些。我吐口口水在她下体,说:「靠,只仅得个八字马。」
我玩弄她双腿好一会,就把双腿搁在我肩上,然后一边慢慢屈曲她身体,一边吻她的小腿,听着她痛苦的叫声。
当我的鸡巴差不多可以进入她阴道时,就说:「刚才试尽你温柔乡的服侍滋味,现在则要试试强暴处女的快感了。我举高你双腿,就是要更加深入你阴道,使你破处时,更加痛楚,哈哈哈!」
我说这么多话,目的是欣赏她痛苦的表情。
「破处!」说完后,我已顺利插入她的阴道。
她惨叫起来,我郤停止不动,直至她稍为回气,便对她说:「插进去了,现在你紧紧的阴道裹得我条鸡巴好舒服。想不到你有这么多淫水,其实你想我肏你很久了,是吗?你是否觉得好有快感?」
其实,她是喝了催情剂,小屄才会这么容易流出淫水。
「呻吟,有快感就会呻吟。」
我一边快速地抽插,一边说道。她突然受到我强烈动作的冲击,当然痛苦地叫了起来,使我可以继续调侃她:「我说过了,你定会呻吟的。」
可能由于她那紧窄的阴道,又或者是强姦处女教师带给我的征服感,我很快便在她体内射精了。
我伏在她身上说:「你身体深处有我无数的精子,洗澡也洗不乾净了,你永远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而且,可能你还会替我生个儿子哩,哈哈哈!‥‥」
陈老师躺在床上,流起泪来,什么也没有说。我休息一会,再打了她两炮,她也没有什么反抗,使我有点儿索然无味。
最后我对她说:「还是开苞最好玩,不是处女,玩起来不够过瘾。将来你老公肏你时,一定没我这趟觉得这样爽。」
我穿回衣服后,按了床旁的召叫铃,一会,莉莉和那两男两女学生进来了,站在门旁。
此时,陈老师终于有了反应,用被子遮盖自己赤裸的身体并说:「你说过会放他们走的!」
莉莉说:「我们跟威少出来混,当然留下来。」
我说:「他们是我的手下,亦是我命令他们演戏,骗你来服侍我,与及给我强姦的。」
其中一个男学生阿祥说:「陈老师,刚才我与阿强用你的丝袜来自渎,高潮特别劲,谢谢陈老师!」
我走到床沿,说:「阿祥、阿强,想不想干陈老师呀?是就趁现在。」
他们二人齐说:「好呀,老大,我们想了很久了,终于‥‥」
话未说完,我见他们面露惊慌的表情,我心知有异,转头一看,陈老师拿着我放在小柜顶的兰保刀,冲到我面前,我呆了一呆,她已一刀插入我的胸口。
我望着她怨毒的眼神,只感觉自己的力量一分一分地流走,以前一幕幕强姦、非礼、甚至口头占女士便宜的情景都一一出现在我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