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一百六十一章 倭贼妙计

时间:2018-06-14 「你干什么!?」开车的女人从后视镜看到了后面的情况,大声吼了一句。
  后排上的人立刻把手从男人的下阴处挪开了,「凶什么?你敢说你不动心?」
  「我动不动心无关紧要,门主说了要活的。」
  「大姐,二姐又没说要弄死他。」后排上的另一个女人也开腔儿了,她明显是站在开车的那个的对立面的。
  「不弄死他?你有那个能耐吗?你控制的住吗?我都没到收发自如的地步。」
  「切,我说的是用嘴,你都把功夫练到嘴上了?」
  「哼。」开车的女人没再说话了,
  后面的两个人一看大姐不出声儿了,就知道她是没法儿再反驳自己,两人一起一扭身,弯腰就开始拚命的吸吮男人的大鸡巴,她们的样子异乎寻常的疯狂,就好像是长年不见荤腥的饿狼突然发现了鲜美的肉条儿一样,一边嘬发出「噢噢」的声音,似乎很享受被龟头儿撞击喉咙的感觉,她们丝毫不吝惜自己的口水,很快男人屁股下的坐椅就湿了一片…
  在东京东部二百五十公里处的爱知县的Toyota公司社长办公室里,头髮灰白,戴四方眼镜儿的矮胖张富士夫提上裤子坐在了办公桌儿后,方杰呲牙咧嘴、面带苦笑的坐到了他对面。
  那个姓川口的人敲门之后走了进来,「社长,刚才接到樱花夫人的电话,她们已经成功的把人带走了,后在十点之前送回去的。」
  「嗯,好。」
  「社长,我有一事不明,想向您请教一下儿。」 方杰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
  「说吧。」
  「您第一次对付侯龙涛时用的是明招儿,如果成功了,咱们再放消息说他和Honda的谈判很不愉快,我明白这样即使许如云不能肯定真是Honda指使的,至少她会对Honda的保护不利非常不满,投资基本就泡汤了。我不懂的是为什么这次你要绕那么大的弯子,既然已经潜进去了,直接把那小子做掉就是了。」
  「哼哼,」张富士夫阴沉的一笑,「『东星』的人已经跟Honda接触过了,我相信许如云知道结果的,这种时候再放什么IIC跟Honda谈判不愉快的消息还有用吗?」
  「没用,但还是可以达到另外一半儿目的啊。」
  「能吗?福井威夫那老小子这次是真动了老本儿,连本田宗一郎家的新宅子都用上了,保安工作不可以说不是尽善尽美,许如云要是再把什么都算在Honda头上,她是不可能坐到今天的位子的。想来如果不是我老婆跟樱花家有点儿渊源,还真就拿那个中国小娃娃没办法了。从另一方面说,再用普通手段除掉侯龙涛,明显示Honda的对手所为,目的不言自明,这样一来,许如云就更会对Honda投资了。」
  「您不是说许如云不会意气用事吗?」
  「你以为侯龙涛是个什么东西?他哪儿有资历做七十亿美金的决策?许如云既然派他来,那就是已经给了他明确的指示。既然 『东星』敢在这个时候插一槓子进来,那她的指示就一定是投资。咱们现在要做的不是要帮助她决定是否投资,而是要改变她同意投资的决定,这就有难度了,而且这种难度随着时间的推延还在不断的加大,特别是在咱们的第一次行动失败后。」
  「相信难不倒社长的。」方杰一脸的媚相儿。
  「哈哈哈,」张富士夫自得的大笑了起来,「是天助我也,侯龙涛那小子贪花好色,福井威夫为了讨好儿他又送了他两个天仙美女,许如云又和他有染,我又认识『樱花媚忍』,哈哈哈哈哈哈,侯龙涛是该着送命,Honda是该着完蛋。」
  「高,高,实在是高。但其实我觉得还有一个办法。」
  「呕?」张富士夫显眼瞟了瞟方杰。
  「咱们何不把侯龙涛、Honda、『东星』的三角儿关係捅出去,IIC为了避嫌,一定会退出去的。」
  「退出去等于承认自己没有专业水準,最多是再另派人负责。许如云会不想报复坏她男人好事儿的人?不会。什么人会阻碍投资?Honda的竞争者。什么报复最有效?投资。」
  「那咱们要是把许如云也加进去呢?她和侯龙涛不正当的关係…」
  「什么不正当的关係?你们这些中国人,哼,一个没娶,一个没嫁,能说他们什么?」
  「他们是上下级。」
  「So What?许如云在业界是什么声誉?她说投资的项目,成功率在九成儿以上,She can do no wrong。你懂不懂?她的名字就是IIC一笔巨大的财富,为了维护这笔财富,你这是逼他们投资。真不知道你是怎么看人的,居然娶了这种女人,还能让她跑了。」
  「是是,社长教导的是。」方杰当然知道为什么要请「樱花媚忍」,当然知道自己的两个计划都是行不通的,只不过他已经达到了溜鬚拍马的最高境界,他给人机会把最得意的计划说出来,他给人机会纠正自己并不是特别愚蠢的想法,只是没想到最后还是被损了一句…
  「啊嚏…啊嚏…啊嚏…」侯龙涛连打了好几个喷嚏,睡得实在太好了,他都不愿意睁眼,只是想伸手蹭蹭鼻子,但他的企图并没有得逞,胳膊居然抬不起来。
  侯龙涛一下儿睁开了眼睛,面前有一张陌生女人娇媚的脸庞,她正用一个散发着刺激性气味儿的小瓷瓶儿在自己的鼻子下面晃动,「你…你是什么人!?」
  女人也不理他,起身就走。
  侯龙涛晃动了一下儿身体,他现在是赤身裸体的呈大字形平躺在榻榻米上,双踝和双腕都被从地下伸出的钢圈儿锁着。
  侯龙涛观察了一下儿四周的情况,这是一间日式的大厅,自己的两侧跪着二十个身穿各种花色和服的女人,包括刚才那个给自己闻药的,都是又美又媚,最大的也就四十出头儿,小的差不多二十几岁,她们每个人之间都隔着相等的距离,自己正面五米的地方是一个两层的矮檯子,第一层上有四个空着的垫子,第二层除了一个垫子,还放了一张条按,上面摆了好多的茶具。
  就算侯龙涛不聪明,他也知道自己是被绑架了,这已经是到日本后的第二次了,只不过这次比第一次更离奇,自己明明是抱着一对儿双胞胎美女入睡的嘛,怎么一觉醒来就成了阶下囚了呢?这些人是什么身份呢?抓自己的目的又是什么呢?他的这些问题很快就会有答案了。
  五个女人从檯子左侧的迴廊里迈着小碎步儿走了出来,四个年轻的分别穿着绿、红、黄、白的和服,跪在了第一层的四个软垫儿上,一直被她们簇拥着的那个女人三、四十岁的样子,长得貌美如花,长髮盘在脑后,穿了一件粉白相间的和服,她在最上层的垫子上跪了下来。
  屋里这二十五名女子着装的方式非常正式,与日本A片里的穿法是天壤之别,她们的和服里都有白色的衬衣,衬衣的领子用夹子与和服固定在一起,腰间不是一整条不用打的宽带,而是完全手编的,而且她们的和服都是「色留袖」的,表明将在这里发生的是正式的仪式。
  虽然侯龙涛不知道这些讲究,但也能看出这些女人是经过精心準备的。
  最上层的女人把双手向里放在双膝前,脑门儿贴到了手上,对着侯龙涛行了一礼,「侯龙涛先生,用这种方法请你来,多有失礼,还请海涵。」
  「嘿嘿,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那个『请』字从何说起啊?不过你倒是说对了一件事儿,是失礼,你连自我介绍都没做。」侯龙涛很清楚,现在无论自己持一种什么态度,对方都不会改变事先制定好的对自己的处理方法。
  「我叫樱花玉子,是『樱花媚忍』的第二十七代门主。这四位,」女人指了指那四个年轻的女人,「春忍,夏忍,秋忍和冬忍,是她们把你别墅里的所有保镖都迷倒了,然后带你来这里的。」
  「呼,」侯龙涛居然有种轻鬆的感觉,听对方的意思,并没对智姬和慧姬下重手,「真不愧是『媚忍』啊,就这么直盯着我,连脸都不红,我都不好意思了。」
  「侯先生太谦虚了,你的身材一流的棒,没必要不好意思。」
  「哼,我还以为日本的忍者都死绝了呢。」
  「侯先生说的差不多,我们是仅存的几支之一,真正的忍者总共也就不到一千人了,而且全都是在地下活动,」玉子的语气一直很平静,就像是在和朋友聊天儿一样,「不过你没必要这么不友好,你都不知道我请你来是为什么呢。」
  「真他妈是强盗逻辑,也好,你们找我来干什么?」侯龙涛这样窝着脖子说话特别累,他本来可以让后脑着地的,但他的眼睛怎么也离不开女人的脸,因为她的眉宇间有一种特别熟悉的气息。
  「今天是我大女儿十八岁生日,你是被请来参加她的成人礼的。」
  「我认识你女儿吗?」侯龙涛现在也不能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跟这些神秘的女人有关係。
  「不认识。」
  「那我来干什么?」
  「这可就说来话长了,」玉子开始为自己泡茶,「你可能已经猜到了,『樱花媚忍』都是女人,你猜不到的是这些都是我的表姐妹、外甥女,我们是真正的一家人,只不过经过二十多代,血缘已经不是特别近了,但我们身上都有『媚忍』的基因,媚术不是学就能学会的,而是天生的,我家的女人天生就会媚术,至于造诣如何,那才是后天修炼的结果。」
  「没听明白。」
  「不要着急,虽然我们练的是媚术,但平时除了执行任务和延续血缘的时候,是绝对禁慾的,我们又是秘密组织…」
  「碰过你们的男人都得死?」
  「聪明,」玉子满意的点点头,「每个『媚忍』成员的成年礼就是她第一次试验她练功成绩的日子。」
  「你家的男人呢?不可能每个新生儿都是女婴。」
  「早年间,男婴都会被处死,后来就都被送到孤儿院,这些年有了B超,男婴就打掉,万一诊断错了,生出来之后也是送到孤儿院去。」
  「你们太没人性了吧?」侯龙涛的冷汗都出来了。
  「这是门规,没有亲情,没有爱情,没有感情,没有人性,生为樱花女就别无选择。」玉子的情绪上出现了一丝不被人察觉的波动。
  「为什么选我?世上的男人有的是,为什么费这么大劲把我弄来?」侯龙涛意识到自己今天大概是在劫难逃了,对手如果是人,那怎么也有一丝生还的希望,可如果对手是恶魔,那就真的没法儿对付了。
  「这你都想不到?主要是因为我受人之托,其次是因为你个人的成就也还算出众,想必你的基因应该不差,我大女儿是『樱花媚忍』下一代门主,她的女儿就是下下代的门主,当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做她的受精者。」
  「受什么人之托?」经女人一点,侯龙涛立刻就明白了,弄了半天,还是因为投资的事儿,「Toyota?」
  「既然知道还问我?」玉子微微一笑,放下手里的茶杯,拍了两下儿手,「你的保镖不是在十点钟换班吗?我们得在那之前把你的尸体送回去。」
  房间右边的一个拉门儿打开了,一个穿着白色内衬衣和袜袋的十七、八岁女孩儿走了出来,对着玉子行了一礼,「母亲。」
  「侯先生,这是我大女儿樱花清影。清影,那就是为你準备的,去看看还满意吗?」
  「是。」女孩儿站了起来,开始围着地上的男人缓缓的踱步,用一种好奇的眼光大量着他。
  「清影?」侯龙涛也盯着女孩儿,现在终于想通了为什么会觉得玉子面熟了,她的女儿长的更像司徒清影了,只是脸上多了那么一股媚气,不过怎么也没法儿把她们和自己的清影连繫起来啊。
  「我很满意。」樱花清影跪在了男人身边。
  「那好,开…」
  「等等!等等!」侯龙涛大叫了起来,真是要让她们开始了,八成儿自己的小命儿也就保不住了,估计是在自己射精的时候就给自己一刀,或者直接掐死一类的把戏,真他妈是一群黑寡妇,「我不懂,既然是真的要杀我,在那里动手就是了,干嘛还把我绑来?」
  「不是说过了吗?来参加仪式啊。」
  「直接让你女儿去我那儿不就行了?」
  「我们的仪式延用了一百多年,都是在『樱花媚忍』的本部进行。」
  「那完事儿之后为什么还要把送回去?随便一扔就是了。」
  「媚术分为三层,最低境界是媚气的散发,让看到我们的男人都有冲动;中等境界就是所谓的『吸精大法』了,让男人狂射不止,直到脱精而亡,你们中国的古书中对这种死因是有记载的,这种媚术大部分天生就会,练的是如何加强和控制,这主要用于对不能留下外伤的目标进行刺杀,你今天就有幸体会一下;最高境界是对男人的精神控制,练到深处,可以随心所欲的支配世界上的任何男人,门规中明文禁止使用这种媚术对政治、经济进行干涉,只有在本门的生存受到威胁时才能使用,现今的『媚忍』中只有我能达到了这个层次,但也只是触及了皮毛,最多进行短暂的控制。」
  「哈哈哈,」侯龙涛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你…你逗我玩儿吧?」
  「呵呵呵,你不相信?」玉子也笑了起来,「没关係,等一下你就信了。」
  「好好好,我信,」侯龙涛确实是信,没什么不可以相信的,自己吃了这么长时间的金鳞草,还有什么其它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呢,「为什么我身上不能有外伤啊?」
  「Honda不是送了你两个美女吗?这也就是为什么还要把你送回去。」
  「肏,哼哼,我明白了。」侯龙涛终于想明白了,他对Honda最后的一点儿怀疑也消除了,同时也清楚了Toyota实在是太恶毒了,但这不是让他愤怒的原因,一切的诡计都是为了应付如云,对手一样没把自己当成人物,这才是让他最难以接受的,由于自尊心受到伤害而产生的愤怒都已经超过了知道自己无法逃脱死神的恐惧。
  「开始吧。」玉子不再理满面怒容的男人了,沖女儿点了点头。
  屋里的其他女人全都低下了头,合上眼睛,双臂交叉在胸前,两手放于锁骨两侧,嘴里唸唸有词,却听不出到底在说些什么。
  樱花清影把自己的白衬衣敞开了,理面什么也没有,直接就是她朱圆玉润的裸体,大小适中的雪白乳房怯生生的向上挺着,平坦的小腹下没有一根儿阴毛,直接就是红嫩嫩的阴唇。
  「你…你也是白虎?」侯龙涛皱起了眉,这么多的巧合在一起,那就不是巧合了。
  樱花清影很妩媚的一笑,因为对方说的是中文,她并没有听懂,她也不在乎男人说的是什么,她侧身躺在了侯龙涛身边,半压着他,奶子挤在他的胸口,左手把他额头上的头髮拨开,右手直接抓住了他的阴茎套弄,还伸着舌头舔他的脸,「夫君,咱们做爱吧。」
  侯龙涛知道自己要是硬了,那就离死不远了,他本想像上次对付爱琳那样不让自己勃起,可无奈金鳞草已将自己的体质改变了,无论他怎么想把精神集中到别处儿,小小的刺激还是让他的阳具有了反应。
  「夫君好好色啊。」樱花清影都没想到自己的身子往男人身上一靠就打了目的,那也不用再搞什么别的把戏了,一下儿起身跨跪到他的小腹上,左手的手指点在他的胸口上,右手伸到自己的屁股后面调整着肉棒的位置,「波」的一声,阴唇把龟头儿的尖端吸住了。
  「妈的。」侯龙涛突然向上猛的一挺屁股,用尽全力的把大鸡巴撞进了女孩儿的屄缝儿里,反正怎么招都是要被「强姦」了,先给对方来下儿狠的,让她也别好受了。
  「啊!」樱花清影惨叫了一声,白眼儿直翻,差点儿没疼昏过去,今天是她的成人礼,在此之前她从没碰过男人,根本还是个处女,处女膜儿、超级粗壮的阴茎、初次迎人的紧窄阴道,全赶到一块儿了,也真够她一呛。
  侯龙涛的眼睛也睁大了,他完全是处于一种极度的震惊中,这简直和插入司徒清影小穴时的感觉一模儿一样,阴道内的嫩肉死缠着自己的阳具,顶在子宫颈口儿的龟头儿被一股巨大了力量嘬住了。
  正是由于震惊,男人都没想到要摒住精关,一下儿就射了出来,这一射就有停不住的趋势,自己身上的力量也好像是在被对方的子宫向外抽一样,迅速的消失,他拚命想把屁股放下,将阴茎退出来,可却做不到,樱花清影阴道里的嫩肉还在不住的蠕动,也在帮忙「搾取」着「汁液」。
  「他射了,他这就射了!」女孩儿叫了起来,声音里充满了欢喜,她压下上身,吻着男人的嘴,「夫君,你安心的去吧,我会照顾咱们的女…」她的话还没说完,脸上娇媚的神情突然一扫而光,就好像碰到了鬼魅一样,她只觉自己的阴精狂泻,身体里的力量也在被向外抽,一阵超强的快感从子宫向四肢百骸扩散,浑身都酥软了。
  与此同时,侯龙涛觉得一股强劲的暖流从自己的马眼冲入了体内,上到髮梢儿,下到趾尖,一下儿又都充满了力量,他的屁股也不再是被吊在半空了,一下儿就落了下来。
  「啊…啊…」樱花清影头昏眼花,身子一斜,从男人的身上摔了下了,夹杂着血丝的大量精液从她的阴唇间流淌而出,「母亲,我…」
  屋里的女人们停止了小声的念道,全都惊讶的望着中间的一男一女。
  玉子满面怒容的站了起来,「清影,你搞什么鬼?捨不得杀他吗?」
  「我…我没有,」樱花清影都快哭了,她想跪起来,腿却发酸,是那种舒爽的酸,「他…他不是人…」
  玉子不再理女儿了,皱着柳媚走了下来,站在男人劈开的双腿间,突然跪了下去,张口含住了他的阴茎,一手抚摸着他的大腿,一手扶着阴茎,舌头绕着龟头儿打转儿,把上面的精液都舔进了嘴里。
  「嘿嘿,小的不行,老的上了?」侯龙涛已经可以肯定自己的「小白虎」和这些「媚忍」肯定有关係,但现在还不能透露,万一自己说了,给爱妻惹来杀身之祸,那岂不是更糟糕,而且他也有自信自己完全有能力对付对方的媚术了。
  「哼,你别高兴的太早,清影的功力不够,我就亲自伺候伺候你。」玉子吐出了再次勃起的阴茎,把自己的和服与衬衣都拉到了腰上,拨开白色小内裤的裤裆,露出了自己光溜溜的阴户,又是一只「白虎」…
  编者话:《金鳞》里只有两件事是不可能在现实中发生的,一是「金鳞草」,二就是「吸精大法」了。不过,真的不可能发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