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六章 天魔碰撞

时间:2018-07-10 回到艾司尼亚的叶天龙,一时间可谓成了留守诸女的香悖悖。
  可以理解久别胜新婚,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等类似的心情,更何况男人离开艾司尼亚绝非几日那么简单,可以想见留在帝都的几位内阁夫人见到回归帝都的男人,是怎样一副如狼似虎的心情。
  从来对于风月之事多多益善的男人,当然对于众夫人的热情心花怒放,在回到帝都的前几日,他们对于国事政务可谓不闻不问,全然沉浸在别后重逢的欢娱之中。
  为此,朝中一些御史大夫甚至还上书谏言,批评皇帝陛下置国事政务于不顾,整日沉浸后宫美色当中,要求皇帝陛下立刻停止这等荒唐的举动,以法斯特万古基业为重,尽快回归到治理国家的轨道当中来,还声称如若皇帝陛下不接纳此建议,他们就要联名奏请废除后宫几位夫人了,总之闹得还挺带劲的。
  也许是为了树立一个勤政的形象,又或许是经过几日的欢娱暂时消解了久别的相思,在接到御史大夫们的奏疏之后,男人倒也在表面上接受了他们的建议,在安顿好后宫诸女之后也将一部分心思用在了政务上。不过,牵扯到施政细节,还是早已熟悉这一切的内阁夫人们在操持,他不过是象徵性地过问一下而已。
  待到个人问题暂时缓解之后,男人便在众夫人的参谋之下对于国内各项事务进行了重新整理,最重要的就是军事方面的工作。
  这方面,首当其冲的,自然就是归顺天龙治下的海鹰扬及其部属力量。虽然在归顺之初就对其进行了分散整编,也确实看出了海鹰扬的真心归顺,但是要将他们从归顺力量转化为能够放心派其上阵杀敌的独立军队,还是有很多工作需要做的。
  海鹰扬当下就在帝都述职,叶天龙在从派往西北督官处了解到一切都按照中央的指示办理妥当之后,他便决定接见这个如今有些消沉的男人。
  在无忧宫的议政斤内,叶天龙一袭龙袍皇冠接见海鹰扬。
  一踏进议政厅,海鹰扬便匆忙上前几步,一下子跪倒在叶天龙面前朝拜道:「罪臣海鹰扬,参见天龙陛下,愿吾皇万寿安康!」
  叶天龙坐在高高的龙椅之上,望着海鹰扬略显沧桑的模样,心中颇为感慨。
  想当初,海鹰扬是何等的意气风发、雄心勃勃。自尤那亚死后,这才多久,他竟然就颓废成这副尊容。所谓英雄气短,此刻用在他身上或许也有几分道理吧!
  「鹰扬将军,快快请起。」叶天龙从龙椅上即刻起身,亲自上前搀扶起海鹰扬。
  「罪臣惶恐至极,感谢陛下厚恩!」海鹰扬急忙起身,一副诚惶诚恐的表情,此番面对这个以往除了有些嫉妒之外从未放在眼里的男人,他的内心是波澜起伏的。
  「鹰扬将军何以如此,既为法斯特帝国所繫,又何分尊卑?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你我更应该将眼光放远一些。如今帝国正是关键时期,鹰扬将军应该抛弃包袱,一心为国家效力才对呀!」叶天龙一直没有鬆开握住海鹰扬的手,他真诚地望着他,语重心长地说道。
  「陛下……」海鹰扬呼唤一声,声音竟然有些硬咽,经历过这么多的风风雨雨,他那颗早就练成铜墙铁壁一般的心,此刻已被叶天龙这番推心置腹的话语所击穿!79出品
  「好了,作为一名将领,如何能够离开军队呢!我想过了,值此多事之秋,我希望鹰扬将军能够重回西北,肩负起御敌反击的使命。除却原驻守西北的整编军队之外,我还会调集部分兵力作为补充。处理西北大事,我觉得还是鹰扬将军最为合适!」叶天龙拍拍海鹰扬的肩膀,将自己的意图半是命令,半是商榷的口气说与他听。
  「陛下,这如何使得……」海鹰扬急忙后退两步,重新跪倒在地。
  叶天龙一挥手打断他的说话,接着说道:「你不必多说,我明白你的心思。只要是为了法斯特帝国的利益,我们就该坦诚相见。既然之前你表示了诚意,那么我为何还要对你怀疑呢?你去镇守西北,我放心。当然,除非将军你嫌弃这个职位。」
  面对叶天龙如此坦诚话语,海鹰扬还有何理由怀疑和犹豫呢!他重新站起身来,好似暂时忘却了君臣之仪,一把握住叶天龙的手,颤声道:「陛下如此信任海鹰扬,臣下定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就算是赴汤蹈火、肝脑涂地,也是心甘,海鹰扬领命!」
  「太好了!这几日,你就先行準备,待一切妥当之后,即可启程。」叶天龙握住海鹰扬的手,嘴上如此说道,心里却十分有信心驾驭这员一度桀骜不驯的猛将。
  解决好有关海鹰扬的问题之后人又命人往青州发文,询问范铜在青州组建新军的详细事宜。
  他这样做,已经摆明了要调集范铜这支新军补充到海鹰扬开赴西北的军队之中,既是在西北安插一支死忠于自己的心腹军队,同时此番海鹰扬重回西北,也确实需要补充一支生力军,一举两得的事情,他叶干龙一向是乐见其成的。
  处理完这两件事情之后,男人这一天的朝政算是办理完毕,向当值大臣吩咐一声之后,悠哉悠哉地往后宫行去。那里才算得上是他叶天龙的主战场,对他来说,让后宫每一位夫人开开心心,便是他最大的政绩!
  穿过层层殿宇,男人二路欣赏着后宫美景,一边心里思想着今夜如何将那些馋猫一般的夫人收服,这几天来可算是过足瘾了。看来对于女人还是要让她们适当「饿饿肚子」的,其效果可是立竿见影!
  脑子里想着这些,他并未注意到宫内今日的气氛有些异常,偶尔察觉一丝阴冷的气息,他只当是美丽的国务秘书留下的痕迹,全然没有意识到危险已经在无忧宫内逐渐形成。
  用过晚膳,携着众女在花园散步之后,叶天龙便想回到寝宫来开展今晚的功课。
  然而,一众刚刚行至寝宫门口,所有人便感到闷热的空气中透着浓浓的阴寒之气。
  男人这才重视起来,要单单是月如抑或暗黑一族的玉珠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断然没有这等强烈,一定是有偏阴一派的东西潜入宫中,看情形这股力量非同一般,规模不会很小。
  众人互相交流了一下眼神,顿时警觉起来。
  来人莫名其妙潜入无忧宫,一定不会有好事!大家内中暗暗戒备,表面上却依旧嬉笑着进入到寝宫之中。
  在这嬉闹的间隙,精明的玉珠已经隐过身子,躲在暗处仔细搜查整个寝宫了。而除了宁素女和幻云之外,所有身怀武技的人此刻都已暗提真气,戒备地将不懂武技的她们围在中间,并警惕地查看寝宫各处。
  叶天龙虽然暗提真气十分戒备,但是面上依然还跟几位夫人开着玩笑,他也感受到了这股阴寒之气的特别之处。既有偏阴一派人士的共性,同时又是自己之前从未遇到过的,这种气氛诡秘异常,换做一般人,早已不寒而慄了。79出品
  而月如面对此种气氛,脸上则显得有些阴晴不定。
  对于这种气息,她是再熟悉不过了,身为魔族的她,天生就对魔族的气息有种亲近感。
  她几乎可以断定,对方一定是从魔界出来的同类,自然的亲近感玲触兴奋,然而,对方如此突然地降临无忧宫,却又让她忧心忡忡,因为此来一定不会是好事,否则也绝不会以这种状态出现了。
  「是谁?吾奉魔神之灵召唤,是同类就现身吧!」月如突然对着空旷的寝宫喊了一声。
  一丝鬼魅的气息在空气中滑过,好似有一道隐形的光幕笼罩着,此刻突然掀开了一般。
  随着月如话音落下,寝宫正中突然显映出一队身着黑袍的人,就好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
  「原来你在这里,如此便少去我们费力去寻找了。」在冷峻男声传来的同时,一个全身裹在黑袍之中的人走上前来。
  「你们怎么出来的?想干什么?」月如确定了对方的身份,也从一众美女中走了出来。
  「灭掉一个不按规矩出牌的人,一个搅乱整个大陆局势的人——叶天龙,他必须死!」男人霍地掀掉罩在头上的袍顶,露出一副狰狞的面孔说道。
  闻听此言,叶天龙大摇大摆地走上前来,嘲讽道:「哟呵,好大的口气啊,是谁在这里大放厥词呢?」
  说实在话,叶天龙一向是善于说大话唬人的,自己已经认为这门功夫十分了得,没想到竟然冒出个比自己还能说大话唬人的主儿,就好像他某种地位遭受挑战一般,自己要跳出来捍卫一番。
  「叶天龙,你终于出面了,我还以为你会躲在脂粉堆里,让这些可怜的女人帮你遮风避雨呢!今日便是我们取你性命之时,识相点的话,我们给你机会自行了断,否则可别怪我们大开杀戒,污了这豪华的宫殿!」狰狞魔人大言不惭地继续着他自以为气魄的话语,嚣张得意之神色跃然脸上,只是不管他做出什么样的表情,那张脸依旧让人看了噁心。
  「我看还是我给你们机会快些离开吧,今日我不想杀戮!」叶天龙突然收敛起笑容,一双眼睛死死地盯住狰狞魔人的脸,一字一顿地说道。
  「神主面前,还不请罪!」月如叱喝一声,怒向一众黑袍男人道。
  「神主?开什么玩笑,儘管他身上是透着些邪气,然而怎敢以神主自居?你的事情暂放一边,待我们收拾掉这个可恶的男人,你那一份自然少不了!」狰狞魔人夸张地一笑,不屑的道。
  事实上,他何尝没有感觉到叶天龙身上隐隐散发出来的一丝魔性,只是他们宁愿相信那是他习练了某种阴派武技所致,也无法相信或者承认他就是他们魔族千百年来寻找的魔神之灵的宿主。
  「如果魔界都是像他们这等人的话,你的努力就全然没有必要了。」叶天龙转头对月如说了一句,眼神中分明涌动着一股煞气。
  「神主,那里并非都是他们这般人,还有许多都生活在艰难的环境中呢!」月如知道叶天龙的稟性,她生怕因为眼前这群魔人的关係而令叶天龙丧失对魔界众生的解救之心。
  「哼,别把自己真当成魔界的救世主,今天就灭掉你!」狰狞魔人一声冷哼,恶狠狠的道。
  随着话音落下,他身后的几名黑袍魔人迅疾而动,好似使用了移形幻影之法一般,转瞬之间已经将叶天龙及众女包围起来。
  「住手!你们可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月如厉喝一声,怒向魔人。
  「动手!」狰狞魔人根本毫无顾忌,挥手示意外围黑袍魔人发动攻击。
  「哧哧」几声金属摩擦声音响过,魔人们纷纷抽出古怪造型的刀刃,好似一个整体挥刀斩向各自的目标。
  其势兇猛无比,各人之间的配合也严丝合缝,霎时之间斩击而来的刀刃已经形成一道强劲的整体气场,将叶天龙以及众女笼罩其下。
  一声娇喝传来,「防御!」79出品
  一阵兵刃相碰的声音响起,大伙放眼望去,一身劲装的玉珠从寝宫穹顶落下。随同她向众女散落下来的,还有诸女平日使用的兵器。
  原来,从初进寝宫隐身以来,她便发现了隐藏在寝宫之中的那群魔人,知道接下来将有一番激斗,于是她便趁着双方斗嘴之际,将诸女使用的兵器取了过来。此番面对魔人的攻击,她便立刻将各自兵器抛给她们。
  诸女极速地接过各自的兵器,闪转之间便和对攻的魔人交手在一起。一通乒乒乓乓的兵刃相触声响起,众女合力化解开了魔人第一轮的攻击。
  魔人的反应速度远比想像的要快,他们连连向众女进行斩击,刀刃带着阴森的劲风呼啸而至,一时间将寝宫之内的空气都挑动了起来。「忽忽」的锋刃气机好似夺魄幽灵,飘忽不定地从各个方位袭击一众美女们。
  而美女们在经历了起初的微微惊诧过后,此刻倒显得有些兴奋起来。尤其是几位武技超群的打女,她们大概是因为许久没有遇到如此强横的对手了,打斗之中脸上还挂着微笑。
  由于诸女早已心意相通,她们虽然处在魔人的包围之中,然而却丝毫不落下风。而此时的叶天龙尚未动手,他仔细观察了一阵魔人们进攻之时的路数,此刻正将目光放在那个之前开口说话的狰狞魔人身上。
  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正在遭受围攻,儘管对方并未佔得半点便宜,然而这却在男人心中点燃了一团怒火。
  他的面色有些异常,好似元神出窍一般显得有些呆钝,然而不时从脸上映现出来的诡异光色却令人感到恐惧。一道道黑红相间的光芒从脸上撩过,似正似邪的气息愈渐浓烈,就好似在此刻阴邪气机的寝宫内又冒出第三种气场一般,不断冲击和压缩着魔人凌厉的阴魔气场。可谓人还未动,气机已经对碰,注定了接下来将是一场火爆的鏖斗!
  很明显,叶天龙身上涌动的气机被大家注意到了,但是处在打斗当中的众人并不能分心,略一观察便继续彼此间的缠斗。
  叶天龙脸上的光色,此刻发生了巨大变化,原先一直红黑相间出现的光色,此刻竟然全部变成了纯黑光色。赤红光色好似被其压制住了一般,在他的脸上消失得无影无蹤。
  而随着纯黑光色逐渐增强,他身土方纔还似正似邪的气息完全变成了一股浓烈的寒邪气息。不光脸上如此,他身上也好似升腾着黑色火焰,眼睛里是一团乌黑色的邪魔杀机。
  「魔神之怒!」一声不似叶天龙平时语调的声音,响彻寝宫。
  闻者心中蓦地一震,只见叶天龙浑身跃动着高约丈许的黑色光焰,其轮廓就似一尊气吞山河的暗黑魔神。
  如果腾跃在卡天龙身士的光焰不是黑色而是赤红色的话,此刻寝宫之内恐怕都已经被其烈焰气势所充满了。不过虽非如此,但是寝宫之内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了从这道黑色气焰当中散发出来的阴邪力量,在闷热的夏夜,竟然有种慑入骨髓的寒冷!
  叶天龙手持一把好似无形的黑焰长剑,一步步逼向外围的魔人,虽未发招,但其势十分骇人,离他最近的一名魔人见此情景,立刻放弃了攻击美女的招式,转而转动刀刃,向他劈砍而来。
  该名魔人灵活的身法以及威猛的力道,都可算得上顶尖水準,倘若是旁人,面对如此诡异的招式,定当急忙应变招架。然而,恐怕令这名魔人在内的所有人都有些惊异的是,叶天龙竟然一副无所畏俱的架势,手持长剑,依旧向这名魔人靠近。
  先不说叶天龙何来此种自信,单是此等异常的举动就令进攻的魔人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或许此刻那名魔人的心中在猜想,难道他不怕被自己一重击击中吗?
  有了顾忌,必然会表现在外在动作上。魔人思忖之际,保持着的动作不免受其影响,还未及叶天龙的身躯,其势已比之先前有了很大的衰退。
  此时,魔人心中自然有些打鼓,但是招式一出,想要收回已是万万不能,于是当即心下一狠,再加两分力道向叶天龙劈砍而去。
  「啾……」的一声沉闷声音响过,就好似巨石跌入深潭一般,都能听出力量的消融。
  魔人没有看错,他的的确确击中了叶天龙的身体。然而了顺着刃刃传进体内的劲力令他明白,他所击出的力量好似石沉大海,顿时化为乌有,同时一道巨大柔和的力量将他反弹开来。
  待到落地立定,他才逐渐察觉到五脏六腑都好似被震裂了一般,而对面已经近前的叶天龙身上,却没有丝毫受伤的痕迹。
  惊骇不已的魔人根本无法做出动作,便见叶天龙举起长剑,对準自己的头颅恶狠狠地劈斩而下。他具来得及闭上眼睛,下一刻便觉得眼前一黑,一切都消失了。
  魔人的头颅在半空中翻飞了好远,这边在叶天龙脚下的身体才喷射出一股怒放的鲜血。
  这一幕被面孔狰狞的魔人真切的看在眼里,神色中不免掠过一丝慌张,实在太凶残了,那气势只有当年的魔神才拥有,真是太可怕了。
  叶天龙好似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他低头看了一眼脚下魔人的残躯,一转眼将目光又投在另一个魔人身上。
  就像冥冥中有种感应一般,正与众女们酣战的那名魔人感受到了从背后射来的阴寒目光。比对刚刚死去的同伴的状况,他更是没有信心自己的武技比之那位同伴更加高超。
  于是,他朝所有同伴大呼一声道:「大家一起对付叶天龙,否则我们都活不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如果照叶天龙这种逐个击毙的手法继续下去,那么他们今天谁也无法走出这座寝宫。为今之计,只有大家联手对付叶天龙,这样或许还能有一丝转机。
  「魔灵幻神,杀!」那名领头的狰狞魔人这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呼喝一声,率先跃向叶天龙。
  听起来,他是在组织所有魔人组成一个战阵。
  「哩哩哩」几声,刚刚还和众女缠斗一处的所有魔人,好似一支支空间瞬移的箭矢,随着头领的呼喝,顷刻间便从原来位置消失,即刻出现在叶天龙的周围,形成了一个小型的圆环。不等叶天龙做进一步举动,他们便围绕着叶天龙,极速地旋转起来。不一刻,
  在叶天龙的外围便看不到魔人的身影,只有一圈好似流光的黑影在转动。叶天龙眼睛里那团黑色的气焰在不住地跳动,他缓慢地转了转身,好似在极力搜寻围绕在他身子极速转动的魔人实体。
  然而,他还未寻找到目标,便听得「啵啵啵」一通沉闷的声响传来,好似无数把刀刃齐聚在了他的身上,激发出电光粼粼的爆闪。
  儘管每一击都好似击打在钢铁之上,然而面对一圈魔人不着痕迹的攻击,叶天龙还是打了个趔趄,身子不由地晃动了几下。79出品
  此时,身在外围的众女看到这幅景象,不禁同时发出一声惊呼,不过好在她们并未发现叶天龙的身体有受伤的痕迹,可是儘管此时未见叶天龙受伤,但是心繫爱人的众女,可不允许魔人的围攻继续下去!
  她们娇喝一声,纷纷跃至魔人极速旋转的外围,打算给予心爱的男人支援。然而,令她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儘管先前这群魔人在跟她们的缠斗当中并未表现出太多骇人的武技,但是此番她们刚一碰触那道旋转的黑色光影,便被一道巨大的力量弹了回来。心有不甘的诸女,连番试了几次,均无功折返,这下令她们对魔人骇人的实力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
  不过,就在她们担心处在包围圈内的男人无计可施之际,突然听得叶天龙仰天一声长啸,直震得整座宫殿都在晃动。紧接着,他手握黑焰长剑毫无章法地朝四週一通劈砍,只听得金鸣之声不绝,偶尔还伴随着几声凄厉的嚎叫。
  一番天昏地暗的厮杀之后,只见魔人极速转动的黑影光圈慢了下来,而圈中的男人却一刻也没有停止手中长剑的挥砍。
  如此这般持续了半柱香有余,魔人转动的光圈终于不在,待到完全停止下来才发现,起初十数名的魔人此刻只剩下包括头领狰狞魔人在内的四人了。其余的,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只有一团团黑糊糊的东西散落在周围。
  而叶天龙此刻也停止了斩杀,他执剑指向剩余的四名魔人,沉喝道:「身为魔神一支,你们竟然违背本神宗旨,实不能留!」
  说罢,他便欲挥剑击杀这四名己经精疲力竭的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