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大学美眉被大叔狂姦

时间:2018-07-11 我有一种怪癖,喜欢独自一人去偏僻的厕所解手,而学校操场对面的厕所正好符合我的要求。
那是一间偏僻的厕所,平时少有人去,但卫生条件还不错,每天都有一位大叔过去打扫。
不知是直觉还是现实,我每次小便时总觉得有人在偷窥,但找了一圈,连个人影都没有,也可能是我太过敏感了吧。
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证实了一切……一天放学,我像往常一样去厕所小解。一推开厕所的门,几张照片便映入我的眼帘。细细一辨,我大吃一惊:那些照片居然都是我小便时下体的照片,毛茸茸的私处在照片中一览无余,加之尿如泉涌,照片里的我丢尽了脸。
我忙将墙上的照片揭下来撕毁,却丝毫没注意,身后突然闪出一人,一手摀住我的嘴,一手掐着我的脖子。
「你敢叫,我就扭断你的脖子!」身后的人恶狠狠地对我说,明显是一个中年男人。
我被吓呆了,从未经历过这种场面,不知如何是好,竟连中年人的手伸入衣服内摸弄我的双乳都不知道。待我缓过神来,才挣扎出中年人的怀抱,回头一看,居然是平时扫厕所的大叔!
「大叔,你……你要做什么?」我本性懦弱,换作旁人,也许会高声尖叫或怒斥,而我,却怕得连大气都不敢出。
中年人一步步向我逼近,几乎把我逼入墙角,再也倒退不得。
「小妹妹,听不听叔叔的话?」中年人抬起我的下巴问道,他的身体已然靠在我的身上,并与墙壁一起紧夹着我。
我向外推了推他,却根本无法阻止他的举动,更无法逃开。
「让我走吧!」我求道。
中年人无视我的恳求,竟肆无忌惮地解开我的衣扣,摸弄我的双乳,同时笑道:「好嫩的一对小肉球哦!」
这句刺耳而又露骨的话让我羞红了脸,恨不得钻入地缝,却躲也躲不掉,逃也逃不开,急得我只能哭了出来。
中年人并没有满足于只摸我的乳球,在我的无力抗拒下,他轻鬆地将手探入我的三角裤内,下流地玩弄我的私处。
我还是处女,被别人碰到私处是头一次,没想到哪怕只是轻轻碰一下穴口的两片嫩肉,也会让我疼的大叫,更何况是中年人这种粗糙的手指,一下子插入我的小穴呢!我痛地全身一颤,泪如泉涌。
「哇,好嫩,好紧!」中年人感歎道。
中年人一手揉着我的乳峰,一手抽插我的小穴。我蜷缩在墙角,咬着牙无声抽泣,除了下体的剧痛令我时不时地发作一声娇吟外,厕所中寂静无比。
「咕叽」、「咕叽」……不知中年人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的手指动作幅度加大,竟发出了一些淫秽无比的声音,令我羞得无地自容,紧闭了双眼,不敢抬头。
「不要、别……不、求你……」我不自主地哀求着,却令中年人性致更增。
突然,中年人将我按跪在地上,我的嘴正好贴在他的胯间,他掏出阳具,连句招呼都不打就塞入我的口中,强迫我与他口交。
一股骚臭味扑鼻而来,差点没让我晕过去。
中年人拉着我的头髮,固定住我的头部,便将他的阳具舞动起来,在我的口中一阵抽插,有几下竟深入到我的喉部,我正待噁心,却被下一次的插入顶了回来,我登时觉得天眩地转,喘不过气来……几分钟的口交,我受尽了苦楚。待中年人射精的一剎那,我感到一股热流溅入我的喉内,我正要吐出,却被中年人强迫,吞饮下去。
我呛咳不止的当儿,中年人掀起了我的裙摆,撕毁了我的底裤。
「呀!」我惊叫一声,退后几步,却仍被中年人挤在墙角。
中年人拿出一个道具,外观虽是三角裤,实质上却是一个贞操带。这个贞操裤上有锁,在横裆的位置有一个乒乓球大小的头细尾粗的棒状物体,我起初还不知做什么用,待中年人把它套在我的胯间,我才发现,这个小棒竟直指我的菊门!
中年人二话不说,硬是把它塞了进去。我痛的大叫一声,晕了数秒方才醒转,却发现这个「三角裤」已然被上了锁,我自己无法脱下来了。而要命的是,除了菊门被塞,在我的阴核位置,有一个小突起,只要稍一活动,我的阴核便会受到极大刺激,即疼痛又痒痒。
「明天放学你来找我,我再帮你解开吧,小妹妹!」中年人淫笑着,拿着钥匙走开了……我强撑着站起身,但没走几步,下体的剧烈刺激便将我击倒。我咬着牙从厕所里走出来,阴核受到的刺激居然让我小小地高潮了一次,尿液从三角裤两旁溢出,顺着大腿流下来……菊门的棒状物,让我剧痛不已,每次想收紧屁股却被其硬生生的卡住,想便又便不出,活活折磨死人。
我挣扎了一个小时,才有所适应,慢慢走回家里。
第二天,我实在受不了刺激,向老师推脱自己不舒服,便迫不及待地冲向操场对面的厕所,等待中年人的到来。
终于在第二节课时,中年人走入厕所打扫卫生,他一眼望见了坐在墙角、叉开双腿的我。
「你来了,小妹妹!」中年人淫笑着走过来,俯身看我的下体。
羞耻心让我闭拢双腿,却被贞操裤搞得又张了开来。
中年人使坏地将手按在贞操裤外面,在我的肉穴和菊门两处一下下地按着。
从昨天到现在,我不只高潮一次,本已疲惫不堪的身体,被中年人一搞,又尿了出来。
中年人也许是个心理变态,居然上来吸吮我的尿液,并连同贞操裤,一併吸弄,我一时呻吟不已。
我不断哀求中年人,求他放过我,却只是徒劳。
中年人又一次将阳具插入我的口中,一阵粗暴的抽插之后,我再次被迫喝下精液。
中年人没有解开贞操裤,而只是拿来手纸,将我的双腿擦乾,便将我踢出了厕所,让我回去上课。
我被逼无奈,走回教室,脑中除了贞操裤,别无他物。偏偏第三节课老师让我上黑板做题,我一步两晃地上了黑板,拿起粉笔没等写字,下面便由于走路刺激,再次高潮,尿液顺腿流下,被全班同学看在眼中,奇在心里。我哭着逃离了教室,却被从后面追来的老师送到了医务室。
医务室的女医生让我脱下裙子检查一下,我打死也不肯脱。医生与老师在屋子另一边谈话的当儿,我一下子冲出医务室,跑了出去。
躲过了老师,我再次来到操场对面的厕所里。
「求求你,叔叔,求你解开它吧!你对我做什么我都答应!求你了!……」
我向中年人再次求道。
中年人不答话,只是笑着。他将我推倒在地上,解开我的上衣,趴在我的身上对我的乳房一阵亲吻。
本以为这次他会动真格的,没想到他又把阳具塞入我的口中,强迫我口交。
这第三次口交,我虽能适应一些,但也被他搞得喘不得气,末了还得吞饮精液,苦不堪言。
口交后,大出我的所料,中年人非但没有解开贞操裤的意思,还伸出手,在贞操裤外面一阵摸弄,把我推上了又一次小高潮才算罢休。
中年人将我从厕所中抱出来,带我进入他的办公室。他的办公室离厕所不远,也是人迹罕至的地方,等进了屋,他将门一锁,窗帘一拉,屋里俨然成了一个宣淫的地点。
中年人拿出相机,强迫我摆了许多淫蕩姿势,一一拍了下来。我无法反抗,心知如果不满足他的慾望,下面的贞操裤便再也解不下来了……中午,草草吃过午餐,中年人给我买来一大瓶饮料,强迫我喝了下去。
我小便本就吃力,再喝上这么一大瓶水,更是被憋得眼冒金星。
中年人又在贞操裤外面一阵舞弄,我实在忍不住,尿了出来,尿液从贞操裤两边溅出,居然力道不减,射了一床。
中年人再次将口唇贴在我的私处,一阵狂吸……我被折磨得死去活来,突然感到小腹一阵急痛,并咕咕作响,应该是拉肚子了。但有贞操裤在,根本排泄不了,我一时痛不欲生。
「呵呵,你喝的饮料里有强力泻药。怎么样,想大便了吧?」中年人淫笑道。
我已顾不上骂他禽兽了,头中只有一个思想--就是大便。
中年人这才将贞操带解下,却不肯放鬆我的菊门,竟换了一个粗一些的棒状物塞住了我的菊门。
我扭动屁股想排泄,中年人不许。他将我脸向下按倒在床上,双手绑在身后,双腿分开一百八十度,双脚绑在两个床头,这种狗爬的姿势最令我感到心被刺穿,女性的自尊扫地,却无从反抗。
中年人又在我的私处一阵吸吮摸弄,然后掏出阳具,对着我的穴口,一下子插了进来--我的下体登时血流如柱,我也痛的晕了过去……不知多久,我醒来,中年人已在我的穴中抽插多时了。
每一次抽插,震动着我的小腹,让我便意更浓,却被硬物塞住了菊门,无从发洩。
疼痛、便意、羞耻、委屈一齐袭来,我大声痛哭,高声尖叫,也无法减轻苦楚,却被肉体慢慢拉入高潮的漩涡。待中年人射精的一剎那,我也大叫一声,下体一阵剧烈颤动,菊门上的硬物也被顶了出来,小穴与菊门一同喷液,场面登时淫邪无比……中年人是个老淫虫,把我的肉体玩弄了一下午,射了六七次方才放过我……临走时,中年人居然又拿出另一个贞操裤给我套上。这一次,除了菊门被塞,小穴里也塞入一个震弹。只要他一按按扭,震弹便会震动不止。
我近乎疯狂,却无奈地发现自己再也逃不出中年人的魔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