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天地之间 第一百四十九章 倾诉心声

时间:2018-07-12 人的一生,不可能仅有一次爱情,也不仅仅是拥有一个爱人(情人),也不可能长期地固定仅仅与一个人做爱。爱情的不稳定性,情人的不固定性,性伴侣的不固定性,形成了今日或爱或恨,或甘或苦,或悲或欢,或残缺获圆满,欲生欲死的複杂多变的五彩缤纷的婚恋生活。
  想来也是,如果见了靓女不动心,那我就肯定是个木头人!美国科学家做过调查,90%的男子都幻想强姦女人,60%的女子都幻想被男人强姦。我有时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有毛病,眼睛发亮,性亢奋,忒强(眼睛发亮的男人性慾最强)。我看见漂亮点的女人就有点冲动,幻想同她上床。要不受法律、社会、伦理道德约束,也许人人都会放蕩不羁,荒淫无耻。
  说真的,我平日里身边围满了那些娇嗲嗲、靓咪咪、温柔又多情的女孩子,她们就喜欢围着我滴溜溜转,服侍得很周到。其实我心里清爽得很,女人围绕男人转,要么崇尚男人手中的权,要么相中男人身上的钱,对于我来说又有钱又有权,不过彼此都是友好往来,毕竟我贪的是她们的色。
  但对我来说,最有魁力的女人是那种已经成熟,却又不算太老的人。身边这名美艳的天龙艳后汪玉明就完全符合这个要求,她结了婚但没养过小孩,年龄介于三十如虎四十如狼之间,风韵犹存。我第一次同她照面,就被她的一双眼睛迷住。眼睛乌黑,水汪汪的。我记不起哪本书上写过,眼睛水灵灵的女人,肾脏好,同房时水多。
  看着身边美艳风骚、性感诱人的汪玉明,即使在美女中她也属于高档货色,我的心里直拨小九九,像我现在这种地位和收入,是绝对无福消受汪玉明这种高贵艳妇的。但沉浮于商海,我已养成了一种近似于病态的佔有慾,豪宅香车、金钱美女但凡一切紧俏的商品,我都千方百计地想将它们夺得并佔有。汪玉明是一名难得的绝色艳妇,美貌性感、风骚多情,恰似一颗价值连城的罕世珍宝,儘管我知道自己现在的地位远远配不上她,但还是想将她弄回家里金屋藏娇据为己有长期霸佔起来。说句心里话,这样漂亮的艳妇如果让别人搞让别人操,那不等于是要了我的命才怪!幸好面对这样的活色生香,我还不是束手无策的。
  在天地缘最高一层的旋转餐厅里,我们边吃边谈。我坐在这名超级大美女身边,无法静下心来专心听她讲述,或者根本就不知道汪玉明在讲些什么!因为她在我的旁边,我甚至能闻到那股甜腻的香味,那种中人欲醉的、撩人之极的香味!
  这味道几乎让我当众出丑,鼻际闻着这毒药般的女人香,我感到自己的胯下再度蠢蠢欲动起来,不由轻轻地将双腿并了并然后夹紧。
  一直以余光打量着我的汪玉明便微微笑了笑,她非常满意这样的效果。一直以来,她就非常享受清纯的男生在她的魅力下慌张失措的样子,那能带给她异样的满足。她最喜欢做的就是将他们捉弄个够,让他们难以自拔地迷恋上她,狂热地爱上她,然后就弃如敝履!
  但无疑我是让她也感到心动的,不单是我那健美的成熟的身躯,也在于我的气度不凡和略带忧伤的气质!不过汪玉明相当肯定,她是绝不会爱上任何男人的,我,也不过是个比较出色的猎物而已,仅此而已。
  「小白,你怎么有些紧张呢?」玉明轻轻地抬眼看着我,我将双腿一紧,啊了一声,有些忙乱地道:「是啊,和汪总在一起,不,和玉明姐在一起,我是觉得有些紧张呢。不过,这里的菜,这里的菜……还真挺好吃的,呵呵,玉明姐你说是不是?」
  玉明皱了下眉望着我:「好吃就好,小白你慢慢吃,不要着急,今天好好陪你玉明姐。」「好的,好的。」我忙不迭地应首,心里求她不要继续看着我,看着她的目光转向窗外看江陵的夜色美景,我才舒了口气,舒适地叉开了双腿,中间赫然隆起一大块,无奈地摇了摇头。
  汪玉明回过头来,有些讶异地看着我脸带羞色,但一缕莫名的神采闪现在她的美眸之中,粉脸上则微微露出鄙弃的神色来,不过她很快恢复了常态。
  几杯红酒下肚,玉明的本性就慢慢浮现出来了。本来就是这样的,以她的身份地位,绝对不会平白无故地请我这个小实习司机吃饭的。女人就是喜欢唠叨的,别看汪玉明作为成功的高贵女性,内心一样空虚无聊,她一个劲地向我诉说她婚姻的不幸,她人生的艰辛,言谈中混杂着浓浓的失落!而且演说中演技极高,泪水说出就出,我想赵薇的哭技也莫过如此吧。
  「玉明姐,别说啦,你看菜都凉啦!」我笑着跟她说,老是听她翻来覆去那几句,我担心我的耳朵会长老茧,还好我已经慢慢领教了这位汪总的身手,外刚内骚,或严重点说是外雅内蕩。
  「不瞒你说,小白,人家表面看我是风风光光,其实外人怎么知道,我有很多的苦水都往自己的肚子里咽啊,做女人真难啊。」她的一双满含秋水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是啊,做成功女人更难。」我说着,眼睛却不敢正视面前的这名艳妇,我已经开始回过味来了。
  汪玉明需要的是男性给她给「关怀」给她肉体上的满足。我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太需要肉体的满足了,记得赵虹媛曾偷偷和我说过,她的丈夫就是我们天龙的老大张有福似乎在性慾上无法满足她,说要我堤防着点。
  「是啊,小白,不瞒你说,表面上也许你会觉得我很风光,其实,其实我和我丈夫几乎只是形式上的夫妻,呵呵,可笑吗?」她说。想当初,张有福才开始创办这家公司的时候,要不是他在女工宿舍强行夺去了自己的身子,她这位江西妹子,曾经的厂花,也不会抛亲捨故而远嫁江陵。现在自己虽然也有着一人之下千人之上的总经理头衔,但毕竟再往后身色愈衰,而且文墨粗疏,凭着自己目前的境况,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拴住丈夫日愈萌动的春心。
  汪玉明这名天龙皇后老闆娘其实对自己的老公是什么样的货色自然是心知肚明的,五十岁的他正是处在一个感情容易出轨的危险年龄,现在事业有成,管理着这个上千人的天龙药业公司,出入都是前呼后拥,身边更是美女如云。在这样的环境下,「自古英雄多好色」,生性好色的老公坐拥财势,又岂能收敛色心而被家庭妻子所牵绊?
  我思前想后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玉明姐,我们老大到底是怎么样的呢?」「不讲卫生,脚臭口臭。」天龙艳后汪玉明脸露鄙夷神色。
  听她这么一说,我简直倒吸一口凉气显得有些惊异。口臭脚臭,女人也厌恶?
  也会因此去偷情去红杏出墙吗?我倒简直没有想到这一点,便探究起她夫妇俩的真实关係起来,说,「玉明姐,张总我们的老大也是仪表堂堂一脸英雄气概,而且对你也不错啊。」
  「再有钱再有势又不能当饭吃。」汪玉明浅笑依旧,笑得有些凄艳。「婚姻是一双鞋子,合适不合适只有自己知道,当脚趾头都已露出来的时候,这双鞋子,就该扔掉。」我连忙打着圆场将话圈回来,藉着酒意正酣,低声试探她道,「老大的那个方面还可以么?」
  「中看不中用。我怀疑他早洩。」没想到几杯下去后,她的言辞如此直接了当而又斩钉截铁,「玉明姐,他怕你?」「你怎么知道的?」「早洩多数是心理原因。」等我说到这里,我们两人都笑起来,几乎笑出了眼泪水。
  「不过玉明姐,我还是感谢你今天终于给我安排了一个正式的工作,成天擦车擦得我眼睛都绿了,待遇也低,才八百块一个月,我都没地儿诉苦去呢。」谈笑之余我把话题扯到正路上来了,革命不是请客吃饭,现在的日子过起来实在有些没劲儿。
  想到这些,我有些没好气起来:「玉明姐,这次你可一定帮我,我都差点被李队赶出小车班呢,你知道吗?」我脸也沉下来了。不出我所料,汪玉明一惊,但很快若无其事地说,「呵,呵,没那么严重吧?看谁敢开掉你,我就找他去。」
  她见我有些当真,酒意也有些醒了,换了种认真的态度说着。
  听到这句话我倒心里舒服了些,「在天龙有姐给你罩着,一切都会帮你安排好的,这个你放心,来陪姐再来一杯。」她一直要我叫姐,我也慢慢地觉得这样叫起来比汪总甚至比玉明姐都要亲热多了。
  从言谈中我慢慢感觉到汪玉明这名外表风光的天龙艳后其实内心非常落寞,她早已在盘算退路,并想将我安插到自己的老公身边,和那位冷艳高雅的郑平莎一起当他的司机,监视他的行蹤,收集一些强硬的证据,为将来婚姻破裂后的财产分割繫上一根并不算保险的保险绳。
  不过,我和电影里那些身怀绝技、行动诡秘的政治间谍不同的是,我现在的任务只是一个小小的情感间谍。在天龙药业公司里我的公开身份将会是总裁办公室的司机,但暗地里我却身兼双职:老闆娘不放心她那喜欢拈花惹草的丈夫,要我密切关注老闆的一切活动行蹤,同时滥情而妖艳的天龙皇后汪玉明还一再暗示我做她的情人,这对于生性风流的我来说简直是求之不得的事情,李代桃僵,汪玉明的想法和我暗地里的「天狗计划」不谋而合非常上路,连我自己都没想到进展会如此的顺利。
  但是且慢,在看清楚一个鲜美的果实以前,确定没有危险后,我才会动手,因为以前的失败教训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宁可不吃这颗仙桃,也不要把命都搭进去,「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心里虽然很得意,但脸上却没有显示出来。
  不过她抛出了又一个诱饵,这简直让我为之振奋,还是玉明的那句话:「小白啊,我可把你看成自己人了。记住我让你上来不仅帮我开宝马,也帮老张开奔驰,同时尽量把他的行蹤给我摸透,并及时向我汇报,等这件事情搞定以后,我就把公司里最漂亮最优雅最有气质的那个美眉也就是刚才开车郑平莎介绍给你当女朋友,还要给你丰厚的嫁妆,房子车子都随你要。」
  在天龙小车班,如果能成为张老闆的专职司机,简直就是一个最高荣誉了,而听到天龙皇后亲口说愿意将天龙妃子郑平莎介绍给我当女朋友,让一般的人肯定会食指大动起来。不过,对于阴险毒辣的我这个阴谋家来说,玉明抛出的这个诱饵还是很有诱惑力的,但并非简单的财色地位这些东东。
  不过想想和平莎这个靓妹的邂逅就让我怦然心动,天龙关之琳那一头清爽的短髮,明眸皓齿,胸高腰细,婀娜窈窕,性感靓丽,气质高雅,笼香凝玉,温柔多情,看着我就想追求她,想搂入怀中万般温存千般爱抚。尤其是想像到她心率加快、芳心乱跳、眸含秋水、粉脸绯红的小样儿,真有些让我热血沸腾、两眼发光、手脚发痒、咽喉发涩,恨不得马上给她送玫瑰、赠首饰、买房车,金屋藏娇把她养起来,两人卿卿我我、恩恩爱爱度时光!
  有天龙艳后和美妃的这双重诱惑,我甘愿冒身份暴露后的杀身之祸也要一试身手了。「好,姐,我听你的,干!」只要你肯出招我就来着不拒了。
  但酒有底我心里还是没底,不知道这么喝下去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咕咚一杯酒下肚,她的眼泪就出来了,大家知道男人最怕女人的眼泪。我明白她需要什么,一个寂寞的正值如狼之年却享受不到性爱的美艳少妇,此时此刻还能想些什么呢?
  难道我今晚真的要为了五斗米而折身?
  她是一个已婚女人胆子显然比较大,但这种梨花带雨的哭法让我还是多少有些难以忍心,她没纸巾我便递了张过去,趁机一把她抓住我的手,这似乎是我预料之中的事,在天龙公司员工面前,在「天地缘」的大厅里的那个高傲地昂着头走路的高贵的艳妇汪总原来是这么脆弱,这样不堪一击。
  「姐,你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她不但没有鬆手,反而轻盈地站起身来,她就斜斜地慵懒地倚在我的身上,原本就已经艳红诱人的嘴唇上再涂了一层更加艳红如血的腥红,惊人心魄的性感便扑面而来,我马上就感到自己的兄弟猛地跳了一下,再跳一下……。
  突然,汪玉明将身子伏到我面前轻轻拥着我说:「白秋,我只要你抱抱姐,并没什么要求,你不会拒绝吧?」典型的强买强卖,商人惯用伎俩。但此时的我一种强烈的矛盾心理涌上心来,这是朵带刺的玫瑰,如今扑鼻的芬芳中带着的是未知的风险,我明白我拒绝她将在天龙一无所有,但如果我接受我将很快堕落成为她的面首,甚至是用肉体在换取工作,那时候所有天龙的人都可以指着我的脊樑骨骂我卑鄙可耻。
  但玉明姐搂着我泪眼婆娑,又亲又吻,早就色慾熏心的我怎么抵抗得住天龙的这名绝色艳妇如此的诱惑,一下就被这个女人给迷得神魂颠倒。感觉自己彻底地随着她的贴近而滑向了放纵而罪恶的深渊。
  几乎滴出水来的丹凤美目妩媚地瞟着我,汪玉明缓缓地抬起右手,捋了捋那缕垂在鼓腾腾的酥胸前的秀髮,用髮夹在脑后结成流行的妇人髮式,她整个的上身便微微地前倾,山峦一样起伏的酥胸便愈发地挺拔,几欲要将那白色的紧身高领毛衣给撑开!
  我口乾舌躁地望着她那高耸的乳峰,虽然看不见深深的乳沟,但很明显透过薄毛衣几乎可以看见那微微凸起的殷红两点……这个淫妇,她竟然戴着半托式胸罩,连奶子都没有包裹完,奶头似乎都露在外面,整个就只穿了这么一件薄薄的高领白毛衣!我不敢再看下去了,再看下去我怕自己就会发狂了,我真的就快要控制不住了。
  汪玉明鬆开我,在面前轻盈地旋转了一圈,微风晃蕩中,乳突臀翘,牛仔裤下面好漂亮的两条秀美的大腿!我再度抽动了一下喉结……。
  当她转过身来时,她的胸部在急剧地起伏,我明显感觉到自己下半身在膨胀,全身在痉挛,嘴唇不停地发抖。瞬间,汪玉明已经倒在我的怀中,我紧紧地抱着她,一句话也没说,而她的手像疯了似的在我背后抓着。
  「白秋,我爱你!」汪玉明决定赤裸裸地勾引我,这年轻强壮的带些浓烈清新气息的男性肉体让她很有些难以自恃了,她忽然非常地想让自己柔软的娇躯被紧紧地拥在我那强壮的怀抱中,刚才隆起的那一大块一定会让她感到满足的!汪玉明这样想着,抛给我一个动人心魄的媚眼,腻声在我耳边道:「白秋,今晚陪你姐吧。」
  基督教中说人有七大原罪,其中一罪就是色慾。汪玉明的情感像山洪一样爆发了出来,疯狂地亲吻着我的脸,我知道她不再只想拥抱,她想和我做爱!做爱!
  不过虽然是包间,但服务员随时可以进来,而半梦半醒之间的我却一直吃不準该怎么动作。
  俄国的列夫。托尔斯泰说过,最强烈地抓住我们的慾望是淫慾,这方面的慾望是无止境的,越是得到满足就越滋生。
  「上了她!不上白不上!」这样的声音在我的脑海里终于越来越大,逐渐地盖过了反对的声音。野兽一样的光芒开始在我乌黑的双眸中流动,我开始缓慢地站起身来,高壮的身躯在柔和的灯光下竟然也有着一股异样的魅力,汪玉明看得凤目中异采连闪……。
  上下级的界限在我们眼中再没有任何的约束力,在这一刻,我们只是男人和女人,我们只是相互需要。
  汪玉明舒服地俯卧在柔软至极的长沙发上,就在这张舒适的沙发上,思春的她想着和我共度春宵!想到美妙处她便不时娇懒地呻吟一声,娇异地诱惑着显得有些笨手笨脚的我。
  火一般的激情也在我心中熊熊地燃烧着,几乎将我整个的人都要焚化了,汪玉明的肉体实在是太诱人了,近距离接触的我便忍不住深深地迷陷于她的无限诱人的娇躯上。我的手已经笨笨地抚上了她光滑至极的背肌,虽然还隔着一层薄薄的白色毛衣,但我仍可以感受到那美女蛇肌肤一样的光滑,直如缎子一样诱人,还有那条细细的奶罩带子,对我来说那几乎是完全不设防的纯粹诱惑了。
  汪玉明纤细的腰肢就在离我手掌不到数寸之遥,致命地诱惑着我的那浑圆硕大的丰臀就在细腰下突然高高隆起,薄薄的高领毛衣和贴身牛仔裤紧紧地裹着那诱人的果实,柔滑的弧线勾勒出异样的风情,我的呼吸迅速急剧起来,潮红顿如潮水一般泛上脸际。
  汪玉明再度舒服地呻吟了一声,娇躯尽量放得柔软,再也无法等待下去的她甚至已经做好欢好的生理準备,只要我胆敢侵略她。我的散发着无穷无尽热力的似乎有着魔火般的大手已经攀上了汪玉明的丰臀,灼人的热情让久经人事的汪玉明也忍不住娇吟起来,芳心中回味着男女欢好时诱人的春情,幽谷中早已是春水涟涟。汪玉明根本不曾想到,我这简单笨拙的挑情手法竟也能让她如此情动不堪。
  我的喘息声愈发地急促和沉重起来,夹杂着汪玉明呻吟似的娇喘声,织成了一曲具有强烈催情效果的春情曲,越发地挑动着我勃动着的心弦,越发地放纵着我奔腾的色胆……。
  轻抚着那两瓣丰硕,我只觉脑海中嗡地被捶击了一下,眼冒金星,再不能进行任何思考。这一定是做梦,不是真的,肯定不是真的!我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拥有如此美好的物事,我又怎么可能有幸享受如此美艳的天龙皇后汪玉明这名大熟女,做梦,肯定是做梦。
  我闭上了双目,心下却再难分辩是现实还是梦幻,大手不自禁地已经罩上了汪玉明下面那条紧身牛仔裤,放肆地揉捏起那两团柔软的丰盈来,真的是很美妙的感受啊,这一刻,我找不到任何的词彙来形容我所享受的快感,那种快感,绝对是只能意会不能言喻的。
  汪玉明忽然翻了个身,改而正面朝上对着我,盈盈的凤目中已经儘是情慾的色采,她竟然已经被我看似稚嫩的手法挑起了无限的情慾!光滑白晰的香肩轻盈地晃动了两下,贴身的高领白色毛衣便已翻起,随着粉红色精緻奶罩的卸下和滑落,一大片白嫩得几欲滴出水来的酥胸便瞬时露了出来,异样地沖激着我的视觉神经……。
  汪玉明诱人地娇喘着,芬芳的带着浓浓甜腻的气息便一息又一息地喷到了我的面上,如此强烈地勾动着我的情慾,我感到整个人都几乎快要炸裂了。
  娇躯蛇一样地扭动着,汪玉明微张着腥红的樱唇,情动地抓住我的大手按在自己的丰盈的双峰之上,从我大手上迅速传来的灼热让汪玉明的芳心猛地一颤,美目开始迷离起来,有如中了迷魂药般,竟然飘飘欲仙起来……。
  「哦!哦!哦!」汪玉明忽然迷乱地娇吟起来,完全沉醉于情慾的海洋之中,柔软的娇躯也已经做好了最后的準备,此时此刻此地,只等着我的肆意挞伐了。
  大手猛地收紧,我紧紧地捏住了汪玉明那两团成熟到了极点的丰乳,难以言喻的柔软瞬时就从掌心传入脑际,汪玉明便舒服到了极点似地娇吟了一声,纤手开始探向我那早就已经高高鼓起的下体……。
  「不,不能这样,玉明姐!」我一把推开了她。如被电击了一下,我突然跳了起来,一下子就从沙发上崩落到了地上。汪玉明愕然张大了原本微闭的美目,方纔她刚刚开始掌握欢乐的源泉,不想我就如此失态地跳了起来,这是?我突然狠狠地在自己的脸上打了一巴掌,清脆的响亮瞬时就将包间中糜糜的气氛破坏无遗!
  我起身推开包间门,去上卫生间,同时也让自己冷静下来。
  汪玉明懊恼至极地恨恨地捶了沙发一粉拳!水汪汪的凤目中流露出恼恨的神色来,该死的,这小兄弟竟然如此可恶,竟然将她就这样吊在半空中!真是太可恶了。但更让汪玉明羞恼的是,我竟然能够在就快要挺枪上马的时候,悬崖勒马!
  这对于向来就对自己的美艳肉体抱有无比信心的汪玉明可是个不小的打击。
  男人在一洩如注的时候最软弱,女人在慾火高炽的时候最脆弱,多年的经验已是百试不爽了。汪玉明忽然从沙发上猛地坐起,丰腴的娇躯便随着沙发的晃动好一阵上下摇晃,她几乎咬碎了满嘴银牙!「真是太可恶了!」
  在卫生间中,我肃立良久喘息方定,脸上依然潮红着,酥麻的快感余韵仍在沉醉着我!这从未曾有过的体会让我既有着莫名的惊慌又让我有着异样的嚮往!
  只是幻想便已经是如此欲仙欲死,倘若……。我不敢再想下去了,定了定神,陡觉裤档一阵湿漉漉的,难受之极,渐渐有些平复的脸上瞬即便又晕红起来。
  我再次回到包间,「姐!」我来到汪玉明身后不远处,强忍着心中强烈的慾望呼唤着她,而她偏着头死死地盯着窗户外,俯瞰着江陵瑰丽的夜景。
  假如我没有经历过沧海桑田,假如我没有顾忌到张有福和天龙龙腾的大计,我想作为一个普通的男人真的很难抵制眼前这种赤裸裸的绝色艳妇的诱惑。何况她只比我大三岁,女大三还抱金砖呢。
  我没敢继续看她,转过身去说:「我去结帐了。」说完推开门就出去了,幸运的是汪玉明没有喊着追出来,否则太难堪了。她出来时依旧整洁光鲜,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这种女人在大庭广众下很擅长保持高贵的气节,光这点也让我觉得学无止境了。
  我强烈地拒绝了她送我回去的要求,「姐,今晚的事情就当没发生,你送我回去想让全天龙人都知道你和我亲热吗?如果这样我就下车。」我压低声音说,生怕迎宾小姐听到。
  今晚我的慾火需要发洩,但发洩的对像绝不是她,所以分开是最好的。但今晚无法得到有效发洩的她会更加贴附于我,那时就任我予取予求了,所谓欲擒故纵就是这个意思。
  「好,我听你的。」她说,无奈中又有些依恋,捨得之间敢于大捨才有所得,此时的我还真显示出几分气魄和帅气来着。
  当我独自走在路上时,身边空旷的街道上一辆辆出租驶过,深夜的江陵依然灯火通明,无尽的夜空被折射出一片诱人的暗红。高耸的江陵电视塔放射着令人亢奋的情调,滨江的街道被五彩斑斓的精灵点缀得彷彿幻境,幽静的清江无声地宛转流淌向漆黑的深处……。